【乐手巢校园讲座纪录】思考如何成为更好的角色-李孝祖

20171207-01-01

由乐手巢主办的全新校园巡回讲座:干什幺做音乐:我的音乐制作之道,于今年十月正式展开,邀请到各个音乐领域的资深乐人进入校园,希望带给有志从事音乐产业的同学更多启发。11月2日校园讲座邀请到新生代音乐制作人“李孝祖”,分享他的音乐制作之道。(以下为讲座内容记录)

20171207-01-02

 

【梦想与面包,人生处处是抉择】

和很多人一样,李孝祖也是从国高中社团时期接触到较多的音乐,比起国外的音乐教育主要来自于正规教育或自行涉猎,台湾的学生社团活动提供了一个,让大家聚在一起发展某件事的附属组织,这是很难得的。接着在大学的时候,李孝祖组了团,虽然得了金旋奖的最佳吉他手,却一样得面临毕业后当兵、求职等压力,最后在会计事务所与录音助理之间,他选了代表梦想的录音助理,音乐制作之路也从此展开。

 

【在音乐大环境中,你的角色是什幺?】

李孝祖认为,在一切开始之前,先定义自己是什幺角色是很重要的,在确认自己的角色后,接着思考自己之于整个环境,以音乐制作来说,如果角色是表演者,那与其他的表演者、或是整个音乐产业的相对关系都是需要先厘清的。在历经实体转数位的过渡期寒冬,亚洲音乐市场约在2015年迅速回弹,甚至许多国际音乐公司的亚洲分部已经和总部在策略规划上平起平坐,而亚洲音乐市场又几乎等于华语音乐市场,成为英美之后的第三个音乐最大经济体指日可待,身为讲华语的我们,在这个产业里,情况是乐观的。

20171207-01-03

 

【创作V.S. 制作】

在音乐产制的工程中,李孝祖区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创作,随意哼唱一段旋律出来就是了,另一个是制作,必须学如何录音,从器材的摆放,到软体的使用,甚至更进一步到编曲、混音等等。在制作面了解后,再从商业面来看,一个音乐内容可以分为音乐着作录音着作两种权利,音乐着作的定义主要是词和曲,录音着作则像是被大家听到的音乐成品;着作权又分成着作财产权着作人格权,财产权简单讲就是,音乐产品为着作权人所持有,人格权指的是,即便已经购买了某项着作来使用,仍不能任意更改着作权人的原作。虽然时代变迁,音乐贩售的形式也日新月异,但基本上唱片公司售出的是录音着作,举凡实体CD或是数位串流的音乐皆不出其外。

 

【相同的市场,不一样的发展背景,造就差异化的经营思维】

两岸虽然都是华语音乐重要的市场,但在产业发展的背景上却大不相同,台湾的音乐厂牌历经传统的实体卡带、唱片,到今日的数位串流,中国则几乎是跳跃式地直接进入数位音乐时代,虽然不必过渡那个产业型态转换的低迷,但也因为这样的跳跃使他们的音乐厂牌历史较为薄弱。而台湾的现状则是,虽然音乐厂牌与经营者不断推陈出新,但大多数仍本着一样的经营模式-艺人产出歌曲,厂牌签经纪约,并持有收入最多的录音着作,这样的作法,取决于艺人的热度,不稳定也难以持久,厂牌能提供的加持很少,但收入拆分的占比确很重,其实不是健康的现象;在中国,许多成功的合作关系比较不像经纪的概念,厂牌与艺人是互相合作的组织,厂牌提供经营,艺人提供创作,彼此之间交换策略、意见,如同合伙人一般的加值关系,虽然看似新的合作模式,但从历史上也不难找到印证,像英国传奇乐团 The Beatles(披头四合唱团),他们天马行空的创作,也是透过制作人George Martin的思维帮助下得到实践。

20171207-01-04

 

【最好的制作,必须先听到自己想要的声音】

一般而言,音乐是听觉化的产品,所以想被大众接收到,首先一定要先让自己听到,自己听见想做的那个声音之后,记录下来,并想办法传播让别人知道,才算有实践的精神。制作人也十分重要,了解创作者想法的制作人可以将其心中的作品样貌呈现出80%~90%甚至超过的完成度。制作人又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工程面向的,能直接给予专业技术的指导或优化建议,另一种是创意面向的,可以提供创作人在音乐的情感表达或是延伸,两者没有优劣,一切取决于需要为彼此加值什幺,可以在相互磨合中激发出更好的作品。

 

【认清产业主流,勿守旧,但在创新的同时顾及根本。】

音乐会随着大众文化,时刻都在转变,认清产业主流是很重要的,在现今嘻哈饶舌、迷幻电音当道的风潮下,无论是技术面亦或是创作面都不要排斥,只要在加入新元素之余,能秉持自己的原创精神,一定能制作出好的作品。

 

【做在地化的事,进全球化的市场】

在所有产业都放眼全球化之际,音乐产业当然也不例外,但李孝祖建议想从事音乐工作的人,不必先局限自己必须做什幺调整才能迎合产业、市场,应该先从最熟悉的在地事物开始,因为在地一定是最熟悉的事物,换句话说就是作自己,作自己才能维持己志,维持己志也才能创作出真正心里想表达的,并透过这份真诚,孕育出最能感动人的作品,也能开创更广的音乐商机。

20171207-01-05

文字整理、纪录:政治大学、勃特/乐手巢编辑部

摄影:政治大学、Jo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