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巡演纪实:不一样的人生经历,因为音乐而出发的旅行。

巡演是一种完全结合音乐与旅行的生活形态。

旅行的吸引力总是一直存在在人类的心里。可能是因为它可以满足人对世界的好奇,也可能是让人放下日常琐碎烦恼,体验无拘无束的生活。而巡演就是一种以音乐为核心的一趟旅行。 假如旅行有的是吸引力,那巡演有的就是一种魔力。

▲团员各自背着乐器与简单的行装正离开中国天律火车站。

▲准备坐24小时火车出发到北京。

在过去有机会随着自己的乐团tfvsjs到亚洲不同城市巡演,当中包括台湾丶日本丶新加坡和中国等地。在巡演的过程里,大家离不开一个原则就是「在一定时间内去更多不同的地方演出」。 一个城市接一个城市丶一个国家接一个国家。在这之间飞机丶火车丶计程车丶旅游巴士或各式各样的交通工具都有可能成为旅程的回忆。吃的菜式也可能在一周内转换几次,睡的地方也可能是同不等级的空间。幸运的话,会因为行程上的安排而有一两天可休息,这样就可以跟团员一起体验当地的风情。各式各样的细节,都只因为想要把自己的音乐带去更多不同的地方交流。 

▲在中国的巡演,软卧火车是穿梭远距离城市的低成本运输工具。 

▲在成都刚好获得一天休息,巡演经纪人就变成我们的导游,带我们体验各种道地食物。

巡演对於音乐的真正意义在於交流。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音乐生态以及运作的方式。在日本,舞台上乐团交接的过程里,尽管是要把整个舞台拆除再重组也不能超过15分钟,这便是考虑到台下观众所以才产生出来的演出专业。而在中国,想当经纪人并带乐团去巡演可不是有人脉和经验就可,他们需要透过考试来获取国家许可的执照,这样才能成为合法的经纪人。不同地方的差异性,都有需学习的地方,这就是交流的意义。 

▲我们在中国合作的经纪人所持有的证件(为保护个资,将部分反黑)据说想考取这张证照,可比考大学难。莫约6年前的南中国还不到5个人持有这张证照。

除了谈到学习,去旅行当然少不了遇到有趣的人和地方。过去在北京遇到一个来看演出的年轻人,他在演出结束後花了一个小时与我们大谈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性,继而又聊到他对香港的印象,都来自於一部香港电影《古惑仔》。或者是认识到一队中国数字摇滚乐团Chinese Football时,他们鼓手第一句话就用粤语跟我们说粉红色乳头,可遇不可求。--因为这是他唯一懂的粤语;在日本,一群玩音乐同时又做手游的音乐人,他们对我们喜欢的游戏做了一次完整的调查;同时又认识了日本数字摇滚乐团Rega的团员,我们在居酒屋聊到刺青时,其中一个人说他手上的刺青是父亲过世後刺的。或者是在新加坡遇到从事电影业又同时玩音乐的朋友,从而大概解了新加坡的电影业等。每次的巡演里,因为音乐而彼此认识的大家,大部分时间交流的都不是音乐,而是分享生活中有趣的小故事。 

▲2016年於北京愚公移山演出,在这场演出里认识博学多才的年轻人。

▲与日本数字摇滚乐团Rega 的团员在京都的Gattaca後台打电动。

▲2015年参加新加坡Baybeats音乐祭,就背对着新加坡着名的鱼尾狮演出。

巡演是一趟以音乐为题的旅游外,也是乐团更上一层楼的磨练。 

试想像两星期中要抵达两个以上国家丶连续超过十个晚上在十几个城市里演出,同时每场演出都要保持一样的水准和状态。这年头还是有人对乐团的生活想像成烟丶酒丶毒品的 颓废印象,但其实要面对如此紧密的行程,体力需求可是比想像还要高。所以平常除了乐团的练习外丶自身的体力锻练也很重要。 

▲於上海育音堂演出场地调音中。

连续演出里,乐手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思考与调整自己表演的方式与状态。在自己城市里的某个周未公演一场,乐手们可以完全使出100%的能量去演出,然後隔天睡过一整天来休息。但在巡演里,假设今天在东京丶明天转往京都丶後天回到台北,那有巡演经验的乐手们就要懂得控制自己的能量。可能降低每场使出能量的比率,来应付连续又紧密的演出。因为当一个乐手或乐团能够走到巡演这一步,也代表他们是相当的认真。换言之「做到最好是理所当然,但怎样做到最好就是一个学问与考验。 

所以巡演同时也是乐团的训练,一趟巡演可以让一个乐团磨练得更成熟。同时,以音乐为题的巡演,真是一趟有趣又难忘的旅行。 

▲2016 年第二张唱片在Zoi中国巡回演出的最终站。

▲2016於日本东京Summer Sonic的後台巧遇大象体操的好友们。

▲2013 年第一张唱片Equal Unequals to Equal巡回演出台北站。

撰文丶摄影: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