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将重心回到旋律上丶用耳朵弹奏:Tomo Fujita

现任Berklee College of Music(伯克利音乐学院)吉他科系助理教授的Tomo Fujita,本次透过盐与光音乐工作室邀请,加上制琴师川畑完之的协助,首度来华举办讲座/大师班。

Tomo Fujita 出生于日本京都,以优秀的弹奏表现获得Berklee College of Music的延揽,成为该校的吉他讲师,现已晋升助理教授。包括Eric Krasno 与 John Mayer等优秀音乐人,都曾接受Tomo Fujita 指导,其中与John Mayer 的合奏更留下超过百万观看的影像纪录。Tomo Fujita除了在Berklee College of Music开设的课程十分受欢迎外,个人也就自身经验发行演奏能力开发的相关DVD和书籍。

Tomo Fujita表示自己受到日本资深音乐人丶吉他手Char 的影响而开始弹吉他,弹奏的过程中也受到 美国爵士乐吉他手Joe Pass 以及 Larry Carlton 的影响开始钻研爵士乐。「一开始我就像所有喜欢弹吉他的人一样,把弹奏当作快乐的兴趣,从没想过要以此维生。」直到大学时期得知身边有人获得Berklee College of Music的奖学金,才让他开始认真思考,并缠着他帮忙完成奖学金申请。「获得Berklee College of Music奖学金的那一刻,开启了我从没预料过的音乐人生。」

就学期间,为了要增进自己的弹奏能力与音乐人脉,Tomo Fujita除了参与各种演出场合与组合,也报名了不少吉他演奏竞赛。最为人广知的曲目〈Just Funky〉就是在参加波士顿吉他竞赛时的创作。

「1989年还没有伴奏带(Backing Track),所以参赛者必须在一分半钟的时间内,以一把吉他的弹奏内容来决胜负。所以我就在〈Just Funky〉里把 Funk丶Slap Guitar丶Walking Bassline以及Jazz Blues等各种元素融合在这首 E 调的Funk歌曲中,并加入了现在大家听到的开场前奏。」赢得比赛后,后来的〈Just Funky〉还曾作些修正,但曲子基调大致在此时期定案。当时的踊跃尝试,奠定了日后他获得校方延揽的重要基础。

灵活运用:用耳朵弹奏

开始在学校执教后,他发现坊间吉他教学与教材的制作,往往因为教学者缺乏专业的训练并讲求速成,以记指型以及指板位置的方式进行。「这样的方式只会弹出死板的声音,并且把你的手指头囚禁在格子与把位里。所以我一直强调用耳朵弹奏,一定要知道音符之间的关系,才能知道怎么灵活运用。」

很多时候人们会问Tomo Fujita是用什么音阶弹奏,Tomo Fujita表示,这是一种错误的思考。「重心应该要回到旋律上。只想着要用什么音阶,没办法让你弹出好的旋律。我会鼓励我的学生多听流行歌的旋律,这对即兴演奏的帮助很大。」

乐器选用:制琴师川畑完之-Kanji Guitars

耳朵非常挑惕的Tomo Fujita,在乐器的选择与使用上有着非常高的标准,本次来华则是携带由制琴师川畑完之所制作的Kanji 吉他,与川畑完之的相知相惜之情溢于言表。「我最早透过 Will Lee 知道 Kanji ,但一直没有机会弹奏。直到认识 Kanji 的两三年后,才终于弹奏到他的Kanji Guitars。拿到手上的第一刻,我就被完美的琴颈手感给震撼了。」

吉他收藏量甚丰的Tomo Fujita,甚至表示有了 Kanji 吉他后完全不需要其他吉他。「唯一的例外,应该是我1967年的 Gibson ES-335。记得当初着迷于 Larry Carlton 时,买了一把80年代现行版的ES-335,但怎么弹都觉得跟Larry Carlton 的声音差很多。直到有一天在乐器行看到了这把1967年的Gibson ES-335,才让我知道原来吉他的好坏差异可以这么大。当时这把吉他要价42万日币(该年日本平均所得为240万日币),当家人知道我把新吉他卖掉还贴钱买一把旧吉他的时候都要气疯了,但后来有机会碰到这把吉他的人,都会说我做了一个好决定。」

▲制琴师川畑完之先生协助Tomo Fujita 进行音箱设定。川畑完之出生于日本,其个人生产之手工乐器品牌备受国际肯定。知名民谣创作人林生祥的六弦电月琴也是出自川畑完之先生之手

Tomo Fujita 认为学习吉他这条路没有捷径,唯有持之以恒,并用正确的方式学习与练习才能达到目标:「亚洲地区,人们通常都会给自己很多压力,想要赶快学会东西。所以我会在教学的过程中去提醒大家不要比较丶不期待速成,不然很容易会落入记诵指型的窠臼。好比 John Mayer 曾经向我学习 Slap Guitar 却不得要领,但到了下学期他居然就写了 〈Neon〉,并笑着对我说他虽然 Slap 弹不好,但可以用类似的想法写出一首好歌。」

Tomo Fujita 的学生遍及全球,透过不同媒介而来,而他也在今年推出线上课程提供订阅。但他仍认为最有效的教学是需要双向交流的:「透过影片的学习,学生有时候会漏掉一些细节,比如说Picking 的力道丶左手拇指的按压角度以及和弦转位时候的消音等。细节只有透过双向的交流(面对面或者网路视讯)才有办法正确传达。当然,考虑到很多人的时间与经费,也会用讲座丶大师班的方式来帮助有志向学的吉他手们。」

至于要拿到Berklee College of Music奖学金有什么诀窍,Tomo Fujita 补充他另一首创作曲〈Kyoto〉的故事:「当初想写一首小调的歌曲,而为了想强调小调的忧伤感,所以用故乡京都秋冬的萧瑟为灵感。在歌曲中我用了很多推弦的技巧,来创造个人特色的声响。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是,这首歌因为有很多的 II->V->I 和弦进行可以让吉他手发挥个人特色,所以成为很多学生用来申请奖学金的曲目。」

注: II->V->I 和弦进行在爵士乐中经常出现,因为和声里富含「张力—解决」元素,故很适合乐手即兴演奏发挥。

首场 Tomo Fujita 讲座与大师班,在当天现场超过150人的共同参与下完美结束。乐手巢很荣幸能受邀为大师的首次访台留下珍贵纪录,也再次感谢盐与光音乐工作室丶川畑完之以及所有促成这场交流的朋友们。

撰文:林大有
整理:乐手巢编辑部
采访协力:盐与光音乐工作室丶川畑完之
特别感谢:Tomo Fuji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