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阿德《温一壶青春下酒》,人生是一本没有日期的日历

年轻时,拿什么下酒不重要,重要的是眼前的人,只管大口喝,最好醉了倒在他温暖的胸膛;老的时候,身边还有什么人,不敢想,青春与一幢幢的鬼影无异,要够茫才敢夹起腌渍的往事。每个人家里都有一本忘记撕的日历,内心深处也有几个打不开的抽屉,如果撤去所有日期,你是否就能找到回忆的钥匙,为自己描述出更完整的人生图像?做成无期日历的《温一壶青春下酒》,有流氓阿德的人生半世纪。

▲台语摇滚创作人流氓阿德本名黄永德(Ardor Huang),生于1968年金门县,在鑫音乐担任制作助理期间,因为帮临时不能到场的林强代唱速食面广告歌〈强强滚〉而意外进入歌坛。为照顾重病的母亲,一度暂离音乐圈,直到母亲与流氓乐队团长老猴(范黎文)相继过世后,在2014年重返乐坛,亦有影视与剧场配乐作品。

2018年7月流氓阿德发行第5张个人创作专辑《温一壶青春下酒》,这张专辑一举入围第30届金曲奖年度专辑奖丶最佳台语专辑奖丶最佳台语男歌手奖以及最佳装帧设计奖(蔡书瑀),共计四项大奖。

▲设计师蔡书瑀(Shu Yu Tsai)生于1983年,台湾艺术大学视觉传达系毕业,设计范畴包括唱片包装丶商品设计丶视觉设计等,曾任职萧青阳工作室丶诚品丶NOKIA丶Microsoft Mobile亚太区平面视觉设计等单位,目前专职个人接案平面设计。

《温一壶青春下酒》并非蔡书瑀首次与流氓阿德合作专辑设计,早在2015年的复出作《无路用的咖小》,就是由蔡书瑀负责专辑装帧设计,而封面字体由陈世川设计师所写。「德哥很信任所有的专业人员,所以合作一直都很顺利。」蔡书瑀说道。

▲流氓阿德2015年专辑《无路用的咖小》由蔡书瑀操刀装帧设计,封面字体由陈世川设计师所写。

流氓阿德在《温一壶青春下酒》谱写自己人生的上半场,故事有青涩丶有开心丶有遗憾。在唱片厂牌「洗耳恭听」的企宣统筹陶婉玲邀约下,流氓阿德的半百之作再度交到蔡书瑀手上,委托方希望用绘画形式呈现歌手经过了上半场的激情,在50岁进入下半场的他,成为一位内敛的摇滚诗人。

蔡书瑀运用的媒材包括压克力颜料丶尼龙笔丶素描纸等,并别出心裁地将专辑设计为日历概念,因专辑尺寸较大,流氓阿德的封面肖像也随之拉大,并缩小文字讯息的比例,保留足够的空间给图像发挥想像。「我也喜欢用绘画的方式去结合设计,在这电脑数码的时代,绘画的方式显得温暖,也更贴近人性。整体装帧呈现人生就像一本没有年份与日期的日历,永远不知道人生的旅途什么时候会结束,我们只能把逝去的青春温成酒慢慢地品尝。」

▲流氓阿德《温一壶青春下酒》专辑装帧与内页插图由蔡书瑀设计丶绘制,封面肖像出自艺术家洪乙丹。

▲文字比例缩小,让封面的手绘图像能彻底发挥戏剧张力。

▲《温一壶青春下酒》实体专辑设计概念为可吊挂的月历。

既然是以绘画为首要考量,最初寻找绘师也让唱片公司几经折腾,原来一开始找上的是国外的设计插画家,然而经过繁琐的英文通信依旧无法契合风格,于是找上蔡书瑀与艺术家洪乙丹试画,最后决定采用洪乙丹的画作为封面,内页与封底由蔡书瑀负责绘制,他在时间紧缩的制作期内积极完成整体装帧设计。

▲蔡书瑀为《温一壶青春下酒》封面初稿绘制流氓阿德肖像。

▲《温一壶青春下酒》封底。

▲《温一壶青春下酒》内页插图。

之所以用「挂历」呈现,来自设计师结合感性与理性的双重考量,蔡书瑀说:「当我在作画的时候,一边听着这张专辑,一边检查画面有无跟着歌曲的情绪走,觉得德哥写的歌像是一幕一幕的人生电影,因此想运用日历这种缓慢的时间表达方式,去反过来诠释歌手回顾50年人生的快速时光流转。」

「理性面是,因现在唱片销量越来越少,思考着如何在包装上有些附加价值,也许买了这张专辑,不只是买了一张音乐专辑,也可挂在任何地方随时欣赏歌手写的歌词与插画的内容。」

▲CD碟片与专辑内页。

设计师推好歌〈温柔的暴动〉

蔡书瑀:「这首歌的旋律,还保有德哥年轻时的摇滚与现在内敛的性格,彷佛燃烧着灵魂在做人生的最后一搏的呐喊。在他50岁的年纪还在努力,鼓舞了我继续往前进的动力。」

流氓阿德的歌声令人联想到一种远亲伯伯,他没有风光的职业丶亮丽的衣着,可是每次出现都温和有礼地问候,即使你只是小孩子,也愿意摘一片叶子为你演奏轻快的音乐。《温一壶青春下酒》用最有温度的绘画打造视觉,有时完美是舍去精准丶重返朴实的手感。敬自己的青春,一瓢浊酒尽余欢。

SHUYU 蔡书瑀

网站:https://shuyutsai.comhttp://be.net/shuyuu

编辑:蔡舒湉

资料协力:蔡书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