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手巢幕后通行证》创新是音乐生存之道,Dixon代言人/香港资深鼓手徐世兴

《鼓手生存之道:香港知名鼓手Simon Chui徐世兴台北座谈会》上,徐世兴打起鼓来行云流水,专注的神情令人想起他分享的小故事:“莫文蔚巡回最后一场演唱会,我抬头突然发现莫文蔚一身透明站在舞台上,我问身边的乐手:『她怎么穿这样啊?』,他回我:『她巡回一直都穿这样啊!』”在场的每个人都笑了,整场巡回演唱会都沉浸在打鼓中,浑然不觉舞台上天后的性感装扮,是太过享受还是太过专注?或许两者都兼备,才能成为一流的专业乐手。

Simon徐世兴老师是香港知名爵士鼓手,也是许多一线鼓手的“老师”,徐世兴曾赴美深造,并跟随大师级人物如Gregg Bissonette、Dom Famularo、Jim Chapin、Joe Morello私人学习。也曾于陈奕迅、莫文蔚、陈慧琳等人的演出活动中担任鼓手,他于2007年移居上海,后至北京现代音乐学院当两年老师,再迁移到广东番禺设立了自己的私人鼓学校,引领一对多、一对一网路教学、专业鼓手深度游学之旅等潮流。

身为鼓手,徐世兴以“高龄”之姿到美国学鼓,是充满勇气的一步;27岁转换跑道,更不被大多数人所认可;身为老师,他大胆采用新科技与新方法,创造出新的教学模式与系统。成为鼓手的路上,徐世兴所做的决定或思维都带着与众不同的色彩,作为一个横跨不同世代、经历不同社会环境的鼓手,徐世兴的经验格外珍贵,不管你是录音带世代、CD世代还是抖音,都值得静下来心来,好好听。

过去、现在、未来

徐世兴本身的学鼓经历,正反映了音乐环境几十年来的演变:90年代不似现在,人人把小孩送出国留学,更别提学鼓。谈到赴美学鼓的经验,他认为从每个老师身上都可以学到一点东西,端看学生如何理解老师说的话。并以跟随大师Joe Morello的学习经验为例:“Joe Morello晚年眼睛已看不见,他每回上课,都坐下来与学生聊历史,年轻鼓手急于学技术,或许觉得浪费时间,但透过与Joe Morello聊天,他会教你碰到问题如何解决、工作要怎么做,另外因为他看不到,都用听的,一听就知道学生打鼓的问题在哪里。找老师,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只要能找到你想要的东西就好。”

往大陆发展的契机其实是完成莫文蔚的演唱会后,发现大陆环境变化很快,有更多空间做想做的事,就离开了香港。大陆一直都有音乐环境,过去国外唱片公司倒闭了,将大量的“打口碟”当废料卖到了大陆,让许多人接触到老音乐,徐世兴认为老音乐对乐手来说相当重要,因为架子鼓是从70年代开始流行、8、 90年代到高峰期后,慢慢走了下坡。若不听过去的音乐,不会知道究竟如何演变成现在的样子。要开发市场,必须知道以前的人做过什么,如果没有创新,表演艺术就走不出来。

而比起学校里的音乐教育系统,徐世兴指出媒体在音乐学习上倒扮演很重要的角色。资讯匮乏的过去,人较有好奇心,会主动去找、去看;现在资讯唾手可得,反而看过就算,Simon认为6、70年代老歌非常好,建议大家可以多听听以前的歌。

天王天后的演唱会乐手

曾担任天王天后演唱会鼓手的Simon分析起演唱会乐手时这么说:“做演唱会乐手其实就像上班。”演唱会乐手按小时收费,加上天王天后有繁忙的Schedule,要做新的东西等于大家都得一起改,不论成本或现实面都有困难,所以乐手能发挥创意的地方不多。如果是个循规蹈矩的乐手,做演唱会会是一条路;但如果是个喜欢创意变化的乐手就不适合。Simon认为年轻的乐手如果太早做演唱会乐手,很容易被定型,因此能够自己创作又能够做演唱会的人,是很厉害的。

对有心做这一行的人,他也提出建议:“要先让圈子里的人认可你”,从前可以通过音乐比赛挖掘优秀的乐手,现在得自己先伸出手、主动力求表现,才会有工作,所以音乐人懂得表达自己非常重要。过去靠的是人脉,现在有许多独立乐手,反而要自己主动去联系、尝试,所以沟通能力相对来说更为重要。

网路教学的生存之道

网路教学分为影片教学与直播两类,Simon坚持做直播教学,认为Live的互动能让师生彼此看到对方的反应;相对点击视频看一百万遍都是一样的内容,但音乐有趣的地方,就是会跟着人变化,也许打第三次又不一样,这就是影片教学所缺少的弹性。现在媒体改变了,年轻人都习惯使用网路找东西或学习,若不愿意走进去,就会被淘汰。

很多人都想利用网路成就点什么,却不是每个人都能一举成名。网路的“快”是一体两面:很快出头,也很快被略过。“网路上大家看东西很快,不好看很快就被跳过了,所以乐手想拍片,要从受众的角度去想,如果你能让观众看你20秒没跳过,那就成功了。”Simon说。因此影片的元素:灯光、环境、声音、鼓的选择等,都要多方尝试。另外Simon也点出身处网路世代,音乐人的成名之道:先让自己变红,再让别人投资你。

同样地,也有许多人对中国大陆音乐市场跃跃欲试,却忽略了更深一层的差异。“我跟好多人说,要跨到中国去发展事业,一定要住在那里。”Simon指出,当地的生活、习惯、价值观其实是非常不一样的。举例来说,在香港学费是一个月一个月收的,而大陆是先收一年份学费的,所以若是抱著有空再飞来教课的想法,是不可行的,另外像是家长不愿意跑太远,还有会将小孩托付在老师家好几个小时等,如果没有住在大陆,很难深入理解这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学乐器要有目标,要有一个人能影响你,让你想变成这个人,看着这个人,你才能往前跑”Simon说。放眼现代,不论哪个圈子,似乎都少了Role Models。打鼓也是,过去这些大师,一辈子都在打鼓,而现在谁一辈子只做一件事呢?年轻的鼓手若找不到目标是很困难的。

Simon初至美国求学时,学校曾请来名师为他们解答什么是成功的音乐人,这问题丢给现在的Simon会如何回答?“要成为成功的音乐人,第一要创作,创作是根据从前听过的音乐而来,要大量地听;第二就是不断学习,不单是音乐技巧,也要了解其他乐器。曾经我遇过一位很厉害的钢琴家,他看谱只看第一个与最后一个音,中间他就知道怎么弹了。这让我明白,专业的人看得是轮廓,但会用自己的方法快速完美地完成工作。”现代人大多循规蹈矩地做事,较不会想别的答案来回答问题,这是Simon认为过去老乐手厉害的地方:他们总会找出方法解决问题。框架就在那里,但如何演奏呢?自己想出来,创新就是由此而生,这也才是音乐人的生存之道。

专访视频全记录

撰文: Aggy Cheng
摄影: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