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劳・巴西瓦里《Salama》,制作人虎神远征马达加斯加

「有些东西不是相机抓得住的,我们想忠实呈现只有非洲阳光照得出来的颜色。」

去年9月虎神走过花莲渔村与马达加斯加渔村,跋涉超过9330公里路,原来是为了阿美族金曲歌王查劳・巴西瓦里搜罗新专辑素材。一身摇滚乐团气味,其实亦是执掌世界音乐的超级制作人,他打趣说:「除了音乐,4B是我可以带回来的骄傲。」其实《Salama》蕴藏的故事可比南岛语系民族的1001夜,角头音乐近年来为世界音乐做了相当精实的累积。

▲虎神,本名郑峰升,为四分卫乐团吉他手与团长,目前任职于角头唱片制作部,曾参与角头音乐各乐团合辑丶陈建年丶查劳.巴西瓦里丶纪晓君丶八十八颗芭乐籽丶昊恩/家家⋯⋯等音乐人专辑制作。

▲查劳・巴西瓦里(Chalaw·Basiwali)本名查劳・加麓,出身花莲阿美族,召集友人组成巴西瓦里乐团,曾赴欧洲巡演。

「巴西瓦里」在阿美族语意指「向东方」,以日出象征梦想的起点,寄托用音乐的力量航向天涯海角,其作品以母语丶阿美族传统歌谣为创作主轴,融合不同国籍丶族群乐手的音乐风格,繁衍出拉丁丶Bossa Nova风情,曲风奔放轻快丶歌词真挚有味。2007年发行首张同名专辑,2010年凭第二张专辑《老老车》荣获第21届金曲奖最佳原住民歌手奖,2014发行第三张专辑《玻里尼西亚》,隔年再获第26届金曲奖最佳原住民歌手丶最佳原住民语专辑奖。

追本溯源,出走马达加斯加

为了让台湾原住民在「世界音乐」的舞台上拥有更丰富的声音表现,角头音乐张四十三积极推动国际合作,如五年前的《玻里尼西亚》以追寻南岛语系为主轴,团队远赴西班牙,策划阿美族音乐人查劳・巴西瓦里与同是南岛语系的马达加斯加音乐大师Kilema,以及西班牙吉他好手Isaac Muñoz Casado合作。希望阿美族音乐人在爬梳根源同时,也吸取国际音乐人的经验,丰富彼此的色彩与生命力。成果犹如孔雀开屏,优雅迈开的每一步都摇曳着缤纷繁复的羽翼,让人目不暇接。

接续的《Salama》要如何超越两座金曲奖肯定的《玻里尼西亚》呢?

放下小舟,让我们继续追溯南岛语系5200年来的音乐流变,一桨一桨地往南岛语系的最西支马达加斯加划去,这次的任务是异中求同,超越地域丶种族丶文化阻隔,力求剥除表象,发掘同根本的族群在延着大洋扩散分枝后,还可以从声音丶语言丶音乐发现哪些有趣的共通点。

角头音乐再度促成查劳・巴西瓦里与Kilema合作,团队齐赴马达加斯加采集声音丶拍摄影像,其中位居要角的是身兼制作人丶录音师丶摄影的虎神,过去他以四分卫团长兼吉他手身份闻名,之后再以制作人角色奠定音乐地位,查劳・巴西瓦里历来所有专辑皆由他操刀制作。谈起去年9月的非洲东南部岛国,成熟又温柔的Rocker眼光瞬间投得很遥远:

「我们只让查劳只接触到前面创作,后面的编曲制作和找乐手都是我的重大挑战。乐手一定要弹奏过世界音乐,也会让乐手看过影像以了解历程。我很怕选错人,要是做的事不对,一直改太残忍;选对角色,接下来只要让他充分发挥。查劳很信任我,也让我压力蛮大的。」虎神笑道。

《Salama》专辑中的多数影像以及封面皆由虎神用手机拍摄而成,有趣的是,封面的回眸男孩照竟然在十天旅程中的第三天就阿莎力定案了!虎神接获张四十三的定案通知显得有些不踏实与措手不及,当时媒材丶视觉意象明明都还没确定,赶快再拿起手机多拍几张。

▲查劳・巴西瓦里2019年5月发行第四张专辑《Salama》,封面由虎神拍摄,美术设计为宋政杰。

纪实摄影,凸显真实与观点

虎神是正宗美术科班,小时候居住宜兰时最爱描绘山海丶到公园写生,国中时曾善用绘画才华赚取零用钱,毕业后进入美术产业,喜欢雕塑丶绘画丶素描,中年过后也爱摄影丶欣赏建筑。为什么鲜少在自己的作品展露设计能力呢?「正因自己是本科生,更要相信专业,启动一个专案就是要聚集不同专业的人共同参与激荡。觉得自己一把抓概念才会更完整,这是执念,如果要进入商业模式,就要开放给各环节的人检视。」

虎神与张四十三都爱好纪实摄影,虎神自比观察者丶偷窥者,钟情报导摄影师丶剧照摄影师的影像叙事,以及摄影大师的自拍照。封面的小男孩当时全神贯注地观察遥控空拍机,他背后还有「虎」视眈眈用手机镜头仔细研究他。虎神认为手机镜头没有攻击性,是纪实摄影的利器。

「所有的侧拍都蕴藏一则故事丶都来自拍摄者特有的视角。我喜欢看乐手丶演员认真在舞台上表演的模样,四分卫也曾接受乐团肢体表达训练,若不够扎实就无法自然流露,演得就不够到位。想要不被识破丶不留痕迹,就是要训练丶训练丶再训练。」

回复纯粹,不惮注视人间喜悲

翻阅专辑所有影像,封面封底有蔚蓝的天空与皮肤黝黑的赤子,前面几页有戏水照丶合唱团练唱丶湿闷的雨天丶文具店层架丶星空下弹奏丶河床上奔跑的孩子,最后以一大片荒芜的黄土收尾,就像刷破的电吉他戛然停止,原来这是张四十三刻意安排的尾声。贫穷丶勒索丶乞讨在这一路上并不陌生,专辑影像不用刻意聚焦在欢乐场景,也不必美化困苦民情丶淹水灾情等种种残酷的事实,只需抱持分享心态,纯粹地呈现当地生活。

虎神观察,渔民的身材都很精壮,孩子们在河床忙着工作捕鱼,看到摄影,还有孩子偷偷跑回家换衣服。每当琴音响起,小朋友便一涌而上,很自然地撅起屁股跳舞,扭屁股是善意,代表喜欢。当地音乐都是节奏感强的快歌,希望让人多跳舞。「悲伤更要往前,不要把自己困在那边,这是文化差异,我也还在学习。」

角头音乐发行的实体专辑左上角皆有系统编号,尺寸几乎是一般专辑的四倍大,希望争取消费者的注意力。《Salama》的视觉设计主打摄影,因此印刷时很重视颜色,字体同上一张专辑以白色手写字表现个性,完整企划不只音乐丶摄影,还有纪录片与座谈会,安排音乐人与影像工作者齐聚一堂分享历程。

▲查劳・巴西瓦里:「马达加斯加的生活环境让我感觉回到过去,和40几年前我的部落ㄧ样….贫穷!就算如此,只要有音乐,心里就是很快乐地过一天。」

制作人推好歌

虎神:〈很漂亮〉

「我很喜欢这首有点三八的歌,歌词讲原住民在工地工作时看见漂亮小姐,忍不住发挥追求异性的天性『亏妹』。最早选曲没入选,后制时思考画面一直觉得少了一个跳跃点,经朋友推荐找来会弗朗明哥舞丶踢踏舞的舞者录音,在舞蹈中融合击掌声丶吆喝声,表现原住民音乐的广大包容度。」

角头设计 家慈:〈Salama〉

「这首歌也是专辑名称,虽然南岛语系民族的文化已各自不同,仍然可以在语言发现许多有趣的共同点,例如Salama在马拉加斯语意指『你好』,在阿美族语意指『来玩』,让我想到欢快的生日快乐歌,聆听能拉近彼此的距离。」

2018年9月17日,虎神在脸书写道:「TOLIARA海边村落最后一天的拍摄,离开前,摄影组关掉最后一盏灯,剩下歌声伴着营火,头顶爆多的星星与银河。欲望与天真并存,没什么好与不好!马达加斯加。」

这份感动一年后未曾消减,在访谈尾声,虎神坚定地点头说:「我一定会再回去!」

撰文:蔡舒湉
摄影协力:傀儡
资料提供:角头音乐丶虎神(郑峰升)丶查劳巴西瓦里Chalaw pasiwa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