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p!》旗语他教的!包办5张披头士专辑的摄影师Robert Freeman

担心有一天孩子们不再认识The Beatles吗?先别冲动拿拖把或抹布披在头上,在帕伯军士的孤独之心俱乐部与空空如也的白色专辑之前,英国摄影师Robert Freeman一人就包办披头四第2~6张专辑封面,其中也包括乐迷们津津乐道的蓝色风衣早操风情照,来复习一下他为神团留下的经典画面吧!

▲英国摄影师Robert Freeman操刀披头士的《With the Beatles》、《A Hard Day’s Night》、《Beatles for Sale》、《Help!》、《Rubber Soul》等5张专辑封面,2019年11月6日因肺炎逝世,享寿82岁。本图摄于2006年西班牙瓦伦西亚《George Harrison, Music, Human and Mystic》展览。

Robert Freeman于1936年在伦敦出生,父亲是伦敦当地剧院的保险经纪人,他在就读剑桥大学克莱尔学院(Clare College)期间主修现代语言,并参与制作学生报,这时期燃起他对摄影的兴趣。在毕业与从英国陆军退伍之后,他先后在伦敦的《星期日泰晤士报》和其他出版单位工作。60年代初,他的摄影资历还不深,只拍过如John Coltrane等爵士音乐人,吸引披头士的经纪人Brian Epstein的注意。幸运地,他在1963年获邀到英格兰爱丁堡拍摄披头士第二张录音室专辑《With the Beatle》封面。

Robert Freeman在他2013年著作《The Beatles: A Private View》回忆,当时场景设在旅馆的餐厅,中午时披头士穿着黑色的套头Polo毛衣下楼,现场没有化妆师、发型师或造型师,只有摄影师、披头士与一台照相机,他以褐红色的窗帘为背景,让窗光照亮团员的侧脸,脸的另一侧则笼罩在阴影之中。因Ringo Starr是最后加入,也是最矮的成员,为了让团照看起来更和谐,他要求Ringo Starr站到右边并稍微屈膝,营造出阶梯次序感,各元素的黑白色调也表现出画面的统一性。拍摄行程不到半小时就完成了,相当有效率。

▲1963年披头士发行第二张录音室专辑《With the Beatle》。

那年头披头士的人气逐渐上升,Robert Freeman也跟着乐团参与美国巡演行程。1964年披头士发行第三张录音室专辑《A Hard Day’s Night》,Robert Freeman改用五连拍概念,在封面依序横向排列四位团员的大头照。同年发行的第四张录音室专辑《Beatles for Sale》,封面表现出团员略带忧郁、疲惫的神情,拍摄时空为伦敦海德公园的秋日黄昏,与同时期其他专辑相比,这张封面字体相对小,暗示神团开始改写唱片封面设计潮流。而Robert Freeman逝世后,披头士官方社群发表的悼文就是使用这张照片。

▲1964年披头士发行的第三张录音室专辑《A Hard Day’s Night》。

▲1964年披头士发行的第四张录音室专辑《Beatles for Sale》。

细数披头士的趣味团照,《Help!》封面绝对榜上有名。当时他们希望用照片直接显示“求救”讯号,Robert Freeman想到打旗语的点子,不过当四名团员摆出“HELP”的旗语后,拍起来的效果实在不甚理想,于是尝试排列不同组合,最后英国版封面摆出“NUJV”,而美国版封面摆出“NVUJ”。

▲1965年披头士发行的第五张录音室专辑《Help!》,上为英国版,下为美国版。

Robert Freeman最后一次为披头士拍摄照片,是1965年发行的第六张录音室专辑《Rubber Soul》封面。挑选照片时,他将影像投影到桌上实体专辑大小的纸板上,因纸板微微后弯,造成团员脸部呈现鱼眼效果。根据Philip Norman 2008年著作《John Lennon: The Life》,当时John Lennon形容这张披头士团照“就像某种穿麂皮衣领、残暴冷酷的鞑靼王子”,团员们都相当喜欢。Robert Freeman过世后,Paul McCartney在自己的网站回忆拍摄花絮:“他向我们保证可以用这种方式打印,因为专辑名称叫《橡皮灵魂》(Rubber Soul),我们认为意象非常适合。”

▲1965年披头士发行的第六张录音室专辑《Rubber Soul》。

在与披头士合作期间,Robert Freeman同时帮倍耐力轮胎公司发行的性感魅力日历拍照,1964年版本的其中一位模特儿Sonny Spielhagen后来成为他第一任妻子。随后,他在英国制作电视广告,并执导了Jacqueline Bisset主演的电影《The Touchables》(1968)和《Secret World》(1969),也曾为索菲亚·罗兰(Sophia Loren)、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和牙买加音乐人Jimmy Cliff拍摄肖像。

▲Robert Freeman镜头下的普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

▲Robert Freeman镜头下的John Lennon。

搬到香港后,Robert Freeman与第二任妻子Rowan女士共同成立广告制作公司,也拍起风景照。1990年代,他移居西班牙约20年,与名导佩德罗·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结为好友,曾为阿莫多瓦与他的缪斯佩内洛普·克鲁兹(Penélope Cruz)拍照。直到中风左手失去功能,也无法正常行动,才搬回伦敦,闲暇时也会坐着轮椅到巴特西公园拍拍照。尽管生平实际只跟披头士相处三年,彼此却结了一辈子的缘份,过世后还能由神团官方公开发表悼念,Robert Freeman这辈子也是值得了!

撰文:蔡舒湉

来源:fstoppersNYtimessnop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