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秘境,Of Monsters And Men‎《Beneath The Skin》

你的作品,浓缩了你的人生。Of Monsters And Men的歌词总是充满野生动植物意象,而甜美清亮的嗓音像逼逼剥剥的火星子,是带刺的奢华。若雾气太浓,那就用一波波阅兵式的鼓点攻破吧。他们的白日梦灼热如厚冰,接近群狼压境的冷暴力,听着听着,引人思考自己皮囊之下究竟是澄澈的心灵多一些,还是混浊的欲望满一点?‎《Beneath The Skin》用极简符码锁住兽人们的秘密。

▲冰岛独立民谣乐团Of Monsters and Men(兽人乐团)创立于2010年,成员包括主唱兼吉他手Nanna Bryndís Hilmarsdóttir、主唱兼吉他手Ragnar Þórhallsson、吉他手Brynjar Leifsson、鼓手Arnar Rósenkranz Hilmarsson、键盘手兼手风琴手Árni Guðjónsson、贝斯手Kristján Páll Kristjánsson,巡演时加入小号手Ragnhildur Gunnarsdóttir。

2015年Of Monsters and Men发行第二张录音室专辑‎《Beneath The Skin》,专辑名称源自曲目2〈Human〉歌词“甦醒的植物缓慢地在表皮之下成长”(Plants awoke and they slowly grow beneath the skin)。Ragnar Þórhallsson表示,2013年底结束首张专辑《My Head Is An Animal》巡演后,团员四散各自发想创作,一年后再齐聚交流想法。“这张专辑在歌词、旋律上都更沉重。有些歌我是在丹麦写的,之后拿出来讨论时,我们心中都出现相似的声音。某程度来说,这真的蛮奇怪的。”

原本Of Monsters and Men团员就是很好的朋友,在深入了解彼此之后,关系又变得更加亲密。“对我们而言,要打开心扉彼此诉说自己的私事,这真的很难呐。不过,我认为如果我们够诚实,这也能让我们写出更好的歌词。”Ragnar Þórhallsson说道。

▲Of Monsters And Men于2015年发行第二张录音室专辑‎《Beneath The Skin》,装帧由Leif Podhajsky设计。

‎《Beneath The Skin》专辑装帧由澳洲设计师Leif Podhajsky担任艺术总监,封面以黑白灰为主色调,主视觉采用Of Monsters And Men的乐团既有Logo,亦即团名简写“OMAM”的字母造型,再搭配模切技术,与纹理丰富的底图,两相叠合后随着形体变化不同,引人联想月球表面、结冻湖泊表面、冰山、巨浪、荒土、枯干的叶脉、蝉翼⋯⋯等意象,更直接渲染出冰岛冷冽荒芜的自然环境氛围。极简有力的设计,荣获第58届格莱美奖最佳盒装或特殊限定版装帧(Best Boxed Or Special Limited Edition Package)奖项提名。

Leif Podhajsky的设计美学结合大自然,并运用镜像对映、涟漪扩散、巨浪吞噬与宇宙混沌等手法加以抽象化,他在创作中探讨联通性、自然连结性、迷幻体验,以及如何运用这些主题迫使观者与周围环境重新融合,而这些元素都是全人类共通的概念。

“我相信在现代生活中,我们已经丧失了许多类似的感触。我们都在秘密地寻找真正的快乐与满足的答案。”Leif Podhajsky说道。

▲澳洲平面设计师Leif Podhajsky曾为Tame Impala、Foals、Kylie Minogue、Of Monsters and Men等音乐人打造专辑艺术。

尽管为许多音乐人做设计,Leif Podhajsky并非来者不拒,他强调:“我尝试与我敬佩的艺人合作,他们的音乐也要是我想听的。有很多专辑上面有我的作品,呈现纯粹的旋转。在理想状态下,我喜欢花费大量时间钻研有经营故事与概念的音乐,借此捕捉专辑中的感觉与流动。”所以他可以只用一张图像(唱片封面)就承载整张专辑的故事与情绪,并进一步丰富整体感官体验。

音乐不仅是Leif Podhajsky的缪思,也陪伴他运行日常生活。他说:“我发现音乐可以帮我关掉部分过度分析的脑部运动,并使事物有逻辑地关闭,让我用一种更自然、流畅的方式构成组织。”

创作人都像野兽,在一场场生存战中,有的成群结党,有的踽踽独行。而最好的作品,往往来自自我追寻,以及探索种种意识得到、感觉得到,但难以付诸言语的一切。人生之重,仿佛落在睫毛上的雪花,只要还有眨眼的力气,谁就能享受片刻奢华,庆幸兽人们捡拾起他们的灿烂。

撰文:蔡舒湉

来源:leifpodhajskyHuffPost UKDAZEDbillbo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