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与Metallica在香港共度的欢乐时光

2001年的夏天,我开始进入高中生活,当时想的都不是读书考试这些事情,一心只想学吉他丶把吉他弹好,我的第一任吉他老师,带着长框的黑框眼镜,长相谈吐斯文,但留着一头长金发,在第一次上课时就给我听了Metallica的〈Master Of Puppets〉,从那一刻起,我就被Metallica一脚踹进美好的音乐世界中。

好多年之後,也成为了摇滚乐的微资深乐迷,在Metallica发了《Hardwired… To Self-Destruct》这张专辑後,也开启为期好几年的世界巡回,在知道有把亚洲区排进去时,我整个兴奋到从电脑椅子上跳起来,挑了香港这个距离近丶东西好吃丶票价又最便宜(这是重点!)的地方为首选,同时跟香港快达票(HK Ticketing)确认,票可以在开演当天於各个窗口取票後,我就直接下订机票旅馆,然後在开卖当天顺利地买到一张摇滚A区的票。因为工作与家庭的因素,我这一次真的是快闪香港两天,早上去,隔日傍晚回来,当天到了桃园机场,只要看到穿Metallica衣服的人,大家都会相视微笑。

到香港除了重点是看演唱会,我还排了很多跟音乐相关的行程,交通移动选择比较便利的城市巴士与各式各样大众运输,住宿直接安排在九龙半岛尖沙嘴的通利琴行後巷内Airbnb,取票方便又可以逛乐器行(後来这几年快捷票因业务变更,就与各大琴行停止取票业务,蛮可惜的)。在取到Metallica的门票时,整个非常的不真实,从小听到大的团,即将要在我面前演奏的那种感动,是喜欢音乐的人都会懂的。


▲通利琴行尖沙嘴店。

搭着前往机场的城巴,开始复习着新专辑的歌曲,到了现场发现蛮有趣的一件事情,就是除了周边商品有人排队以外,会场其实没有真的很多人在等,大家都在外面喝酒,甚至已经有人喝锵在外面撞来撞去,然後真的各个年龄层的人都有,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穿团T来看表演。

进到会场,对於主办方的硬体设施感到好惊艳,四个超大屏幕跟看起来很厉害的舞台,我知道我等一下会非常的享受,演唱会开头以西部风格的影片配上经典的开场曲,来带入速度飞快的Hardwired,一开始就沈浸在高涨的情绪中。

这一次演唱会的歌曲安排是快慢交错,新旧歌的比例大约是三比七,在James Hetfield说出这是我们第一次来到香港,非常感谢Metallica Family一起参与丶一起享受Heavy Music,我们今天会玩得非常大声之後,整场演唱会就开始进入他们要带给听众的爽快氛围,在Encore前的15首歌几乎是完全没休息的轰整场,也让我见识到Metallica「老归老,还可以吃花生」(台语:老莫老,还会哺土豆)的过人体力。

在歌单的编排还有银幕灯光雷射的部分都拿捏得恰到好处,银幕显示的动画或内容让观众可以更认识歌曲的含义,进而融入歌曲。特别要提一下〈Moth Into Flame〉这首歌在进行时,大量的烟雾加上快速闪烁的雷射光,在舞台与观众之间形成一个立体的空间,是我以前看演唱不曾看过的。

歌曲的部分,我觉得是非常有诚意的,几乎把经典的歌曲唱了一轮,像〈Seek And Destroy〉丶〈For Whom The Bell Tolls〉等琅琅上口的歌,尤其还唱了北京跟上海场都没排进去歌单的〈Master Of Puppets〉,连看演唱会相对含蓄的香港人都撞了起来。

最後,以〈Battery〉丶〈Nothing Else Matters〉丶〈Enter Sandman〉三首经典歌曲完美收场,真是让老乐迷大饱耳福,虽然香港场没有Baby Metal丶郎朗般的Special Guest,但我觉得只要有了这些精采的演出,就真的值回票价了,还记得现场听到One时,那个在心中出现的激动,到现在我都还记得。

在两天一夜的短短时间中,我也努力的把行程排到最满,除了第一天逛了尖沙嘴的通利琴行外,第二天我先到老牌唱片行HMV逛逛(现已歇业),再至维多利亚港坐天星小船去香港本岛,搭乘叮叮车在各个我想去的地方穿梭,像是兰桂坊的Hard Rock Cafe(因为我有在收集世界各国Hard Rock的鼓棒)丶铜锣湾的通利与柏斯琴行丶湾仔的通利琴行(我觉得这间最好逛),算是一趟香港的音乐之旅。


现已歇业的唱片行HMV。


▲兰桂坊的Hard Rock Cafe。

还记得当时香港的氛围是忙碌却又带点人情味,那趟旅行间遇到好多好多很棒的人们,对比现在香港的社会状态,希望一切都可以好起来,就像那时大家因为音乐而相识,和平快乐的在同一个地方,永远不会对彼此有偏见跟歧视。

撰文丶摄影:Zack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