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柏林飞船《Led Zeppelin III》,轮盘封面Jimmy Page嫌太中二

齐柏林飞船也许是最不爱帮专辑取名字的乐团了,第1~3张都是同名专辑,到了第4张变本加厉不取名,这孩子便默默被人唤做小四《Led Zeppelin IV》。如果事物没有名字,我们是不是能用更直观、纯粹的态度去探询本质?就像马奎斯说的,必须用手指头伸手去指。齐柏林飞船的唱片封面的确常常要动到手指游戏,譬如说第3个孩子,封面设计概念类似星象盘,神秘又有趣,Jimmy Page 却嫌太中二。

▲英国摇滚乐团齐柏林飞船(Led Zeppelin),图摄于1969年。

1970年10月齐柏林飞船发行第三张同名专辑《Led Zeppelin III》,唱片封面设计委托本名Richard Drew 的多媒体艺术家Zacron 设计。1963年Zacron 就读金斯顿艺术大学(Kingston College of Art,后并入金斯顿大学),1964年发表作品“伦敦之窗”(A Window on London),该作应用“错视”(Trompe-l’œil)技法,让多层拼贴画板的二维图像表现出三维空间视觉,他另一件用色彩与符号刻画日夜流转的作品,后来一起被Jimmy Page 买下,奠定与齐柏林飞船合作的机缘。

1965年Zacron 在就读皇家艺术学院(Royal Academy Schools)时制作了一本旋转书,透过改变同心圆序列,可发现隐藏在不同圆盘之间的图像与诗句,这种“转盘”概念在5年后应用到齐柏林飞船的专辑封面设计。

▲齐柏林飞船1970年专辑《Led Zeppelin III》,封面由Zacron设计。

▲星历表(volvelle)或称转盘(wheel chart),手动旋转的纸板结构可计算或重组,常应用于医学和天文学。

1970年春天,Jimmy Page 邀请Zacron 设计专辑艺术,Jimmy Page 的初步构想是采用星历表的转盘概念设计模切封面。Zacron 先为每位团员拍摄一系列照片,在白色纸板上印制许多小图和团员照片,选择图像的标准是希望能凸显齐柏林飞船强大的音乐力量,图像与图像之间则用飞机(呼应团名的“飞船”)加以串连,搭配纸板上的模切圆孔,每当旋转纸盘就能随机轮替出不同的时空意象。

封面原作尺寸约68 x 68cm,这种转盘设计表现在黑胶封套是最理想的,传统CD或卡带封面尺寸显得有些局促,然而日本和英国发行CD版时还是遵循原始包装推出迷你版,法国版封面则直接换成乐团团照。

▲《Led Zeppelin III》封面纸板上的图样。

对于Zacron 而言,封面设计是对空间的应用,在真实时间里运转出不同的组合模式,这些单看相当抽象的元素一旦经过交互作用,随即形成新的整体,创造出的超现实环境就像没有疆界的剧场。Zacron 主张,唱片封面不是声音的包装,而是隶属视觉传播范畴,是把视觉艺术与声音艺术相互融合的机会。

Zacron 骄傲地说,他一完成设计就接到Jimmy Page 从纽约打来的电话,伟大吉他手对成果赞不绝口:“我觉得太棒了!”尴尬的是,Jimmy Page 1998年接受《Guitar World》杂志访问时却表示失望。

“我觉得它看起来非常迷妹感(原文 teeny-bopperish,指十几岁吊儿郎当的青少年;少女流行音乐迷。),不过那时候我们处于死线的非常时期,想当然没办法做任何根本性的改变。上面有一些愚蠢的块状物,小玉米啊~还有一些类似的、毫无意义的东西。”

▲多媒体艺术家Zacron。

人是会变的,今天他喜欢凤梨,明天他可以喜欢别的。

虽然买不到可以旋转的版本了,现在看这缤纷的封面也有点LV、村上隆的欢乐氛围。想到碟仙?喔!夜深了,别闹。

撰文:蔡舒湉

来源:zacronLeo Reynoldsilikeyouroldstuffancient-orig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