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s See Ghosts》饶舌X浮世绘,村上隆祭出囡仔打青惊封面

小孩为什么容易看到鬼?铁齿的说孩子幻想黑白讲,迷信的说被煞到丶孟婆汤没喝干丶前世记忆残留,较科学的一派则认为特定脑波频率开启与鬼怪沟通的大门。无论如何,囡仔着惊骂骂号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荧幕前的爸爸妈妈注意了,香灰丶白米丶符仔水通通免!介绍你来自美国的Kids See Ghosts,搭配迷幻饶舌乐,一边欣赏艺术大师村上隆设计的妖怪封面,包管你的孩子充满律动又富有当代艺术气息喔!

▲美国饶舌歌手Kanye West(右)与Kid Cudi(左)相识于2008年,是好友与音乐好伙伴,两人在2018年6月组成美国嘻哈组合Kids See Ghosts,并发行首张同名专辑。

《Kids See Ghosts》专辑艺术委托日本当代艺术大师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设计,其实这并非双方首次合作,早在2007年Kanye West发行《Graduation》专辑时即邀请村上隆担任艺术总监,包括设计专辑丶单曲封面与〈Good Morning〉MV皆由村上隆团队包办。(参阅:Kanye West辍学熊三部曲,村上隆打造毕业特典

2017年Kanye West与Kid Cudi一起赴东京拜访村上隆,Kanye West希望视觉意象可以有拟人化的熊和狐狸,分别象征他和Kid Cudi,Kid Cudi倒是比较想当一只狗。2018年村上隆释出封面手稿后,Kanye West坚持狐狸是比较好的作法。村上隆受访表示,当时他与助理及音乐人在纸上沟通呈现方式,「不过最后成果都没有从那边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Kids See Ghosts到东京拜访日本当代艺术大师村上隆。

▲村上隆为《Kids See Ghosts》设计的艺术作品全幅。

▲Kanye West & Kid Cudi于2018年6月6日发布的封面版本有倒置的「混沌」汉字。

村上隆的画作延续他的招牌日本传说妖怪路线,背景以浮世绘画师葛饰北斋作品《富岳三十六景》之《凯风快晴》为基础,设定为青红交会的黄昏色调,构图中央的孤松丶鬼怪角色与背景淡淡的富士山轮廓,更引人联想村上隆2001年作品《Manji Fuji》。画面左下角以直书的汉字标注团名与专辑名「小孩看到鬼」,此外别无英文字样,凸显神秘东方风情。细腻柔和的水彩渲染交织日本神话联想丶经典浮世绘,与《Kids See Ghosts》专辑的凶狠劲道形成强烈对比。发行专辑时,再将画作裁切成正方形用作唱片封面。

▲日本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名作《富岳三十六景》之《凯风快晴》。

▲村上隆2001年作品《Manji Fuji》。

▲Kids See Ghosts 2018年同名专辑《Kids See Ghosts》封面由日本当代艺术大师村上隆操刀。

村上隆的作品吸引高端奢华品牌LV丶哆拉A梦与日本平民时尚品牌Uniqlo合作,轻松自如地转换在美术殿堂与大众生活之间。对于自己的艺术影响力,村上隆直言:「当代艺术只存在于纽约丶伦敦丶巴黎,针对那样的世界与市场,我非常有策略地创作我的作品。我的商品从来不是为了营利,而仅仅因为我很好奇,我一直想探索Andy Warhol和Jeff Koons所做的事,我想进一步探索这条路线,所以这一直是我的纯艺术(Fine Art)工作之一。透过推广这种商品,我有点号称在艺术界占有一席之地。不过,后来有这些年轻人购买这种商品,对他们来说,购买商品本身就是非常真实的体验。整个世代,譬如Virgil(Off-White品牌设计师Virgil Abloh),其动机就是制造商品,这本身就是种创造性行动。」

「我不觉得我是他们仰望丶敬畏之类的艺术家,我更感兴趣的是发生了什么样的化学反应,为什么他们会买我制造的商品,以及它可以发展成什么样的商品。」

文:蔡舒湉

来源:consequenceofsoundresearchgatehotnewhiphopcomp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