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落大方》里的百变小路与作曲家们.专访路嘉欣

你可能在很多领域都看过路嘉欣的活跃,但她最早亮相是17年前一张收满少女情事的抒情专辑《你不懂》,经典歌曲〈黑色天空〉还在KTV传唱,没想到下一张正规作品就是今年的《落落大方》。“因为累积了很多歌词,我又有很多想合作的音乐人朋友,就作出来了。”睽违十几年的回归大作说来一派轻松,好人缘和不凡的作词才华自然催生,时间的积累加上众星友的无私跨刀,促成一张囊括十种强烈风格的完美集合。

▲路嘉欣说《落落大方》不设限特定风格,不用连贯或达成一致,保留找来的每位音乐人特色,再由她亲自诠释。

《落落大方》中路嘉欣携手十位大众熟悉的作曲家,多数由她抛出歌词、对方承接故事再谱写旋律。中文系出身的小路一直都喜欢写作,养成写词习惯的则是制作人邬裕康的督促,这张专辑可算是多年词作集大成;谱曲则找上青峰、张震嶽、艾怡良、谢震廷等,多年好友外,也有欣赏许久的音乐人,颇像个终极圆梦计划,促成一字排开的黄金阵容:“等我把想邀请的人都找完一轮之后,才发现这些人都好红!”

▲路嘉欣练习写词的出题老师是知名制作人邬裕康,他不介意小路天马行空或离题发挥,像〈算命师〉的最初题目其实是“有故事的人”--换个方向思考,谁是听过最多故事的人?想到听取一则则人生际遇再铺写后续剧情的算命师似是解答。

路嘉欣坚持保留所有创作者的风格和情感,也因此每次制作都是新的磨合。艾怡良谱曲的〈满洲里〉音域广阔最难唱,但作曲家对歌词理解到位,谱出的音阶就自有道理,反而成为小路最喜欢现场演唱的一首,诠释时心里特别有感触;与谢震廷合作的〈凡脑〉也极具挑战性,他一进录音室就对小路说:“我需要你唱得很收敛,不能让人发现情感。”背离她一向较直接、摇滚的唱法,耗了不少时间反覆试验才完成,但小路对这次经验很满意也印象深刻。

▲路嘉欣10月刚结束台北演唱会。

和好友青峰合作的〈蚀日〉里她初次尝试写曲,青峰坚持要两人共同分担创作,分隔两地也用通讯软体交换灵感,“我录了三段自己哼的曲调给他,每段结尾都是我崩溃的尖叫声,因为撑到最后没有了灵感,都会突然觉得很羞耻。”但没关系,再丢脸也是最亲的朋友,小路的曲调拼揍激荡出整首旋律,青峰再为歌曲定了名、两人携手填词,人生第一首作曲完成,像是跨过某个障碍,很多意想不到的事都没那么远了,青峰甚至说下次两人要携手做整张专辑,小路已经开始期待:“因为他都会是说真的”。

▲▼〈蚀日〉是青峰第一次与他人正式合写的歌曲,献给认识许久的至亲路嘉欣。

离歌手出道已经过了17年,路嘉欣在演艺圈各领域走一遭后再回来发专辑,其实是因顺其自然和敢说敢做的个性,“我从没想过第一张专辑后会是去拍电影,没想过还会出书、演舞台剧,甚至现在会再出专辑,都是一个冲动下让这些成真的。”因此邬裕康抛出“落落大方”四个字作为命题,正中小路重新踏入音乐的心境写照,单纯而真挚地将心爱的词、欣赏的曲忠实呈现,邀请众人一起聆听她随心无惧的大方姿态。

▲路嘉欣日前也结束北京场演唱会。

▲《落落大方》专辑里隐藏不少小巧思,例如不规则的边角线、零落散置的文字和可以重新组合的错格图样,扣回专辑整体概念。

撰文:Themis/乐手巢编辑部
摄影:谢浚如Nana
影像提供:种子音乐
特别感谢:种子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