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Versace丶Google的流行天后Jennifer Lopez,50岁辣登春夏广告

去年九月米兰时装周,Jennifer Lopez於Versace那惊天一走(秀)还记忆犹新,但时尚的布局绝非只是走走秀丶亮亮相如此简单,一开年就热烫发布的Versace 2020春夏广告又是个不意外的惊喜:J.Lo荣登本季最佳代言人。

关於J.Lo与Versace之间的连结,还有个有趣的第三者,那就是网路。2000年葛莱美奖颁奖典礼上,J.Lo一袭开到肚脐的性感深V丛林礼服引起网友热搜,因为大家疯狂找图的盛况,让Google意识到光文字已无法满足搜寻的需求,於是给了Google开发出「以图搜寻」的灵感。想不到吧?J.Lo不仅是时尚界的缪思,也间接促成了科技的进步呢!

前情提要解说完毕,回头过来看看Versace 2020广告大片,所有细节便显得有迹可循。场景设置在如骇客任务般的科技世界里,J.Lo与另一位名媛名模Kendall Jenner各自输入自己的名字搜寻,背景出现她俩的大头照,暗喻着网路已模糊了现代人生活的分野,而网路上的「自己」也俨然成了确立自我形象的方式,藉由「自己搜寻自己」这个你我都尝试过的举动展现。

名人们生涯中穿过的华服何其多,但能以一件礼服成为时装史上的经典时刻可不是常有的事。J.Lo的丛林礼服,在那还没有以图搜寻的时代丶在Instagram尚未诞生的2000年,已经预告了未来的趋势。「要是当时有IG,那正是所谓的Instagram Moment,J.Lo这件丛林礼服,就跟奥黛丽赫本在《第凡内早餐》的黑色小礼服丶玛丽莲梦露在《七年之痒》中的白色洋装享有同样的地位」美国版《Elle》主编丶《决战时装伸展台》评审Nina Garcia说。

有趣的是,这一切完全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据说当时忙着拍摄电影《爱上新郎》(The Wedding Planner)的J.Lo抽不出时间为葛莱美试装,於典礼当天才与造型师Andrea Lieberman碰面,礼服选择非常有限,而Lieberman其实原本反对J.Lo穿上Versace这件礼服,因为,在她之前,已有包括辣妹合唱团的Geri Halliwell丶演员Sandra Bullock与设计师Donatella Versace 本人都穿上亮相过了,对明星来说,穿旧衣可不是件太光彩的事。但当J.Lo一套上,经纪人Benny Medina马上大叫:「就是它了!就是它!」而後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这一穿,甚至提升了Versace的声势,也为当时接任哥哥Gianni时尚帝国的Donatella Versace确立了地位。

时尚评论家Melissa Rivers分析这件礼服之所以轰动的原因:「当时,穿上它跟全裸没什麽两样。」而Jennifer Lopez以这身装扮出席葛莱美,让穿着火辣参加典礼丶活动变得理所当然,尽管现在看来,衣不蔽体早就稀松平常。当然,这不仅归功於衣裳,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J.Lo的自身魅力与好身材使然。50岁的J.Lo在事隔20年後再度穿上丛林礼服,依旧「媚」力四射,身段则更为撩人,自然又掀起网路炫风;就如这件已成经典的Versace丛林礼服一般,近来靠着《舞娘骗很大》获得影坛肯定的J.Lo,作为影歌双栖的流行巨星,也证明了自己已是传奇地位。

撰文:Aggy Cheng
Image: i-D丶insider
Source: New York Post丶Paper Mag丶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