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疗愈系饶舌《KOD》,J. Cole:我知道每个家庭都被搞砸了

2014年攻上美国《告示牌》200大专辑榜冠军后,J. Cole终于能松一口气,经纪人Ibrahim Hamad透露,其实J. Cole根本没想要成名,只想以艺人的身份被敬重,并往更高的境界迈进,只是在起步阶段名气和音乐艺术必须齐头并进,要为了能见度多努力,让更多人认识你,等到自己够强壮,才能真正自由地做音乐。四年后,他功成名就稳坐饶舌教主地位,却刻意将皇冠戴得歪歪斜斜,企图从《KOD》的视觉与音乐直捣敏感社会议题,带领大家走一趟疗愈之旅。

▲美国饶舌歌手、音乐创作人、制作人J. Cole,本名Jermaine Lamarr Cole,1985年生于德国的军事基地,在北卡罗来纳州的费耶特维尔长大,后创办Dreamville Records唱片厂牌,与非营利组织Dreamville基金会。

2018年J. Cole发行第5张录音室专辑《KOD》,制作主要由J. Cole主掌,乐风涵盖jazz rap、trap等元素,涵盖药物、酒精、上瘾、抑郁、贪婪、非裔美籍文化与美国税收制度等议题。J. Cole表示,Kendrick Lamar 2017年在底特律办的Damn巡回演唱会是孕育《KOD》的种子,他不仅深受震慑,也联想到自己的《2014 Forest Hills Drive》专辑,他说:“我必需看看一张畅销专辑是怎么表演的,这场演出引发我的欲望,这是种认可,就像看着菜单要求再点一次相同的菜。”

J. Cole在前导影片说明《KOD》专辑名称共有三层意涵,第一种是“Kids on Drugs”(孩子有药瘾),譬如打开电视,不久就会跳出广告问着:“你心情低落吗?你感到寂寞吗?”接着朝你脸上送来一颗药丸;第二种是“Kings Overdosed”(用药过量的国王们),代表J. Cole过去到现在都曾用如酒精、手机成瘾、女人⋯⋯等相同方式逃避,并饱受折磨;第三种意蕴是“Kill Our Demons”(杀死我们的恶魔),代表摆脱过去的创伤,这也是最终目标,要面对自我的不堪,了解每一个人内在都千疮百孔。

“我知道每个人的家庭都毁了,因为没有人是他妈的完美。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会用某种方式毁掉你的孩子,因为你本身某个部分就是被毁了,而解决方案是尽可能用最低程度毁掉你的孩子。”

J. Cole说,对应任何问题首先会想到服药,但要解决心中的恶魔就得找到根源,看看是否来自某种童年创伤,譬如没人照料、自信问题、缺乏安全感⋯⋯等,“我们必须对自己诚实,看着镜子或关注内心自问:是什么造成我用这种方式逃避的?一旦找到了问题的根源,就让我正面瞧瞧它,看它到底是什么。”

▲J. Cole 2018年专辑《KOD》封面与封底由Sixmau绘制。

《KOD》封面由底特律艺术家Sixmau(本名Kamau Haroon)创作,画面中央绘制国王造型的J. Cole,病态式地翻白眼并微微仰头张口,华丽的袍子里躲了几个服食不同药物的孩子,上头还叠了两颗骷髅头,而封底又描绘更多腾云驾雾用毒的孩子,尽管已添加小字免责声明“This album is in no way intended to glorify addiction.”,强调本专辑绝不美化瘾症,所有危险意象势必还是会引发社会不安,而这种强迫性注视与直指晦暗,的确也是艺术家与音乐人要的。

▲J. Cole专辑《KOD》封底。

Sixmau过去曾与饶舌歌手Childish Major合作,在口碑推荐下接到J. Cole的案子,被问及艺术构思时,他说:“我不能透露太多他的想法,你必须自己去听听这张专辑,因为所有元素全都绑在一起,这绝对是一场结合艺术与音乐的合作,他告诉我他要走什么方向,然后就让我自由发挥了。”

那听《KOD》有什么感觉呢?“相当原始(Raw),从新的角度碰触到很多人们一向不愿谈论的议题。”

《KOD》封面成功衬托J. Cole的概念与音乐,但事后却因为版权费让艺术家气得跳脚,Sixmau声称当初他们有“口头协议”图像只许用在专辑,可是后来也被拿去设计巡演周边商品,自己却没拿到半毛钱,抗议J. Cole剥削他。对此,J. Cole尚未发表回应。

J. Cole并不活跃于社群平台,想了解他的想法真的得靠听他的作品或是阅读专访。作为有代表性的饶舌歌手,他希望当代饶舌界能多注意白人听众,并了解也有白人饶舌歌手影响黑人社群。从此言论观之,嘻哈界的种族与派别依然存在微妙的界线,逼自己听不想听的,这亦是J. Cole升华新境界的诀窍。

撰文:蔡舒湉

来源:vulturevibethe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