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诅咒的香港独立音乐圈?香港乐迷心中挥之不去的历史!

在香港独立音乐圈里常有句话「大部分乐团的寿命极限为两张唱片。」

的确在香港的独立乐团都被下了诅咒。能够发行两张唱片以上的独立乐团,或发行了两张唱片後还
继续活动的独立乐团真的少之又少。这些诅咒的来源其实就不外乎环境丶市场丶空间丶听众与机会
等这些大魔王,而每一代的香港乐团就像勇士一样,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摄於2012年门生乐团《我们这五个人最後一次》音乐会。

我在2008年以新手身份加入勇士行列,从当时至今也有十几年。在当中有不少让我印象深刻的乐
团,他们在我心中都各自象徵着香港独立音乐的不同时期。香港的独立音乐圈与香港的历史发展一样,有外国势力与本地势力之分。外国势力入驻的乐团像是Whence He Came丶The LoveSong丶Uncle Joe丶The Merriweather Deer丶Noughts and Exes等,而本地势力的乐团则有戳麻丶铁树兰丶门生丶荔枝王丶意色楼;多不胜数,实力与创意都绝对不输亚洲其他国家。而接下来就为大家介绍几个在我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的香港乐团。

The LoveSong

The LoveSong於1999年由开始,并於2005年推出第一张EP。其後他们也参於了2007年由北京庞克
乐团TooKoo所发起的合辑《情绪中国》,并与另外三之香港乐团包括荔枝王丶Los En Found丶秋红作
为本地代表把音乐带出香港。随後也在同年展开他们第一次东南亚的巡回演出。

 

在我开始接触The LoveSong时,他们的步伐已经开始减慢,也因此我接触到他们的机会比较少。记
得当时在MySpace里第一次看到The LoveSong这个名,还以为是主要唱情歌的婚礼乐团,後来听到後,很直接地感到震撼。他们的风格以Post-punk为主并混杂Emo,同时也有些Post-hardcore的元素。主唱的唱腔似去除掉旋律的变化,那声音的质感像呐喊丶也像是在说唱。尽管旋律的变化不大,但情感却十分强烈。而在乐曲方面,吉他的声音像流水似地带有强大冲劲。

记得第一次看他们演出,每个团员的後脚跟都几乎离地四寸,张力足以改变场地的常态形状。The
LoveSong绝对是你来到演出场地外时,听到隔着墙壁的音乐就想将大张钞票丢在柜台直接进场的乐
团。但可惜的是,The LoveSong目前已经没有任何活动。

戳麻Chock Ma

戳麻Chock Ma於2007年独立发行首张EP《Demo》,并於同年到中国最大的音乐节「北京迷笛」和中国殿堂级演出场馆「MAO」演出。这个乐团在香港人心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成为香港当时那一代人心中的疯狂指标。

戳麻可算是香港第一个糅合了东方的传统乐器与西方後摇滚丶新金属的元素,在他们的音乐里常会听到二胡丶萧等等的传统乐器的声音。而佛学思想是乐团带领听众观看世界的其中一个主要窗口,他们提倡回归本质,并感受世界万物。在2014年推出首张专辑《自在本性》的发布音乐会里,他们与香港本地不同的保育团体实行了一个名叫「种子计划」的行动。在音乐会里给每位乐迷派发一包种子,希望大家透过种子育出生命,并从而反观生死。

戳麻这个乐团正完全象徵着香港这个中⻄混杂的城市,不管在形式或内在意涵上,它都平衡得很好,同时更产生出一种「香港地道」的声音质感。但同样可惜的是,戳麻从2015年开始休团中,直至目前都没有复团的迹象。

回到前面所说我对戳麻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成为那一代人心中疯狂指标」这句话。记得大约十年前刚开始组乐团的我,在网路找主唱时遇到一个人,那时他告诉我:「如果你们的音乐无法像戳麻那样,那就没有存在的意义。」那时我还没接触戳麻这个乐团,更不好意思说其实我在後来认识了他们团员後才开始听。虽然那句话听起来很极端,但只要听了他们的音乐,就能感受到在当时的香港地下乐团,因为戳麻而兴起的那一阵风雨。

撰文丶摄影: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