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大师秘技:葛莱美级混音师 Jimmy Douglass 的音乐职人Q&A

 

在法国 Studio La Fabrique 录音室举办的 Mix With The Masters(MWTM)混音/音乐製作课程,集结顶尖製作人、混音师、录音师传授独门技巧和观念。大约在两年前 MWTM 开始推出网络课程,让想学习专业技巧的人们付费后在家也可以学习;另外 MWTM 也有专属的 YouTube 频道提供免费的公开影片,有相当多值得参考学习的内容,像是其中 Q&A 影片系列,就是让学生及观众们能对这些顶尖好手提问。

今天介绍的混音师 Jimmy Douglass(曾和 Jay-Z、Justin Timberlake…等音乐人合作),在高中时就到大西洋唱片的纽约录音室半工半读,并在许多知名录音师身边学习;随着经验跟技巧越来越纯熟,开始与 Justin Timberlake、Missy Elliot、Jay-Z 等音乐人密切合作,他帮 Justin Timberlake 跟 John Legend 混音的专辑,也为他赢得了三座葛莱美奖。

Q:在 2-Bus 轨上的处理手法

Douglass 习惯在 2-Bus 上用 Tube Equipment Corporation 製作的 SR-71 Blackbird Compressor 压缩器 (一款复刻 Fair Child 的硬体压缩器),接着是 Solid State Logic XLogic Signature Channel x2。基本上在这两个组合之间调整,就是 Douglass 最常使用的 2-Bus 处理手法。

Q:常用的 Reference 歌曲是什幺?

不管是要开始做一首新歌曲的混音,或是到新环境工作必须熟悉新的监听喇叭跟空间声响反应时,Douglass 会拿当时正流行的音乐来播放做测试。一方面是他对那些音乐很熟悉;一方面也是跟当下市场竞争者做比对。他提到有些音乐是出自个人喜好而听;但也会撇除个人喜好去听其他音乐,因为他认为必须要尊重有很多人喜欢那些音乐的事实。

Q:刚成为混音师时,是否会花很多时间想要把混音带往某个方向?是否会从其他音乐找灵感,还是就跟着正在做混音的音乐走?

Dogulass 开玩笑说:“刚开始成为混音师的时候,我很容易被目标影响—‘我要透过我製作的唱片、用美好的声音来拯救世界!!’一开始我们都是这样想吧!?不是吗?所以混音开始变成一件很私人的事了,有时候会达到目的、有时候不行;有时候身边的人认同我的方式、有时候不行;这样一来,工作时的动态张力会不断改变。现在我的做法是,如果我真的听到某张影响我的唱片,我会试着在做下一张唱片时,把那个影响放进去;但是普遍来说,我不会再执着于预设目标,而是让音乐带领我,聆听音乐里的内容去做混音。

关于监听

Q:除了把 NS-10 的低音单体烧掉,要如何确认 NS-10上的低频是正确的?(注:NS-10 是 Yamaha 製造的监听喇叭,虽然已停产但在录音室里还是相当常见。)

Douglass 一听到这个问题就大笑着回答说:“操坏 NS-10 低音单体的确是一个确认低频的方式!另外一个确认方式就是:不管它。当我在用 NS-10混音时,我其实不太在意低频的状况。我通常假设低频自己会控制得当;偶尔我的确会发现一些低频过多的状况,那是我在 NS-10上听不到的。大致上来说,当我会选用 NS-10工作时,就是我没有要处理低频的时候。”

读者可能会很好奇 Douglass 怎幺监听低频内容?Douglass 在另外一个问题里回答了他工作时惯用的监听喇叭,可以从中找到答案,他除了使用一对 NS-10,还会搭配一对配有 Sub Woofer 的 KRK V8,跟一对配有 Sub Woofer 的 Augspurger 主喇叭切换使用。

Q:要怎幺处理 808 型的大鼓跟贝斯?

Douglass 通常会把低频让给 808 大鼓,让它在低频领域做比较主要的角色;再把贝斯挖掉一些些低频频率,让彼此不要在低频互相干扰,但同时会在贝斯上加一点高频,让贝斯担任线条轮廓的角色,让温暖浑厚的 808大鼓当线条里的形状。

在Q&A最后, Douglass 也分享了他使用类比 Console 混搭电脑环境工作的工作流程,如果想要知道更详细的内容,他最近在 Mix With The Masters 网站上的付费课程有更详尽内容。

文字:Hyphen

图片来源:Sonn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