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A30》金曲奖国际论坛:数字浪潮下的词曲版权管理

第30届金曲奖国际论坛场次「数字浪潮下的词曲版权管理」由 Billboard告示牌杂志 亚洲分处主任Rob SCHWARTZ担纲引言人,邀请台湾酷乐时代 MyMusic 版权部主管宋孝泓 Danny SUNG丶国际作者和作曲家协会联合会(CISAC)亚太区总裁吴铭枢丶ZAiKS 副执行长Rafał KOWNACKI共同讨论现今音乐版权管理状况。

主持人Billboard 杂志亚洲分处主任Rob Schwartz是名记者丶音乐及电影制作人,在亚洲和美国娱乐产业已累积超过 20 年资历,诸多国际出版媒体如Time丶Newsweek都可见到他的报导。他提到过去违反著作权违法上传,处理方法是「下架」,但是若是创作者没有发现的平台侵权,违法的行为就会持续进行。现今问题则例如串流音乐平台从消费者收到来自音乐收听的收益后,创作者如何知道被支付同等阅听量报酬?若Youtube影片里用了词曲创作人的音乐作品,Youtube如何保护著作权?而不同国家与法规也不同,例如日本大部分的音乐作品不愿意放到Youtube丶美国刚通过了「重制权」的法案,将音乐串流的使用行为也纳含到重制权的范围内,大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但大陆对于网络的管理方式不同,一旦被认定为非法的音乐档案或网站,相关部门可以即刻让它们在网络上消失。

面对数码版权议题,艺人对自己的歌曲当然拥有著作权,但是目前在世界各地有不同的集管团体,不同的法规制度,要真正能够保护著作权的全球发行,必须出现一个全球一致的标准化系统,Rob就上述这些观察与问题和现场的与谈人进行讨论。

全球共同的标准将会大大提升版权交易的效率

与谈人宋孝泓先生是MyMusic台湾酷乐时代版权部专案经理,负责带领 MyMusic处理海内外版权商之合约洽谈管理。他以酷乐为例,酷乐的歌曲来源主要是从音乐公司和词曲公司取得OP(著作权公司,Original Publish)与SP(代理版权的公司,Sub-Publish)授权。每个月会有几万首歌要上传,为了要求每一首歌都得到授权,版权处理十分耗时;创作者若没有授权给唱片公司处理,就要个别接触洽谈合约。若词曲公司告知歌曲已经结束代理,酷乐就只能将这些歌曲先行下架。「尽管有时候消费者会抱怨,为什么某些歌下架了?但是对一个音乐平台来说,著作权的重要性是最优先的。」论坛中也讨论了抖音聚集了大量的点阅,但却疏于管理音乐着作权,宋孝泓提到,就MyMusic而言,签约的公司有300-400间,每家公司都有他们自己的音乐格式与资料库,他期望有一天能有一个全球共通的协定和标准来处理版权交易。

标准化丶完整性丶正确性 缺一不可

吴铭枢是国际作者和作曲者协会联合会 (CISAC) 亚太区总裁,代表全球100多个国家的版权,会员遍布全球,代表超过400万位音乐人。加入 CISAC 之前,他是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亚洲区法律总监,负责重大民事诉讼,包括百度丶雅虎中国迅雷等案件。

「国际作者和作曲家协会联合会」(CISAC)属于一种「集管团体」(著作权集体管理团体),不管你要的是独立音乐人或是Lady Gaga的音乐,你都可以透过CISAC取得使用音乐的合法版权。而集管团体的工作之一就是去向创作者收集版权,让音乐能够有效的贩售,让需要音乐的人可以合法使用,让创作音乐的人可以得到报酬。历史悠久的CISAC历经了黑胶唱片丶CD丶mp3,直到现在的数字串流。而对于著作权的保护与管理,应该关注的是,业者是否在公平的环境里竞争?世界各地的业者支付的金额都是近似的水准?不同国家的法规落差也是落实著作权保护必须关注的重要问题。

吴铭枢指出,大陆的线上侵权行为非常普遍,「但我必须说短短几年当中,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他认为进步的关键在于政府丶企业与消费者的心态转变。以政府来说,面向国际社会时会有一个驱力促使他重视著作权,因此大陆也曾经大动作关闭严重侵权网站,现在也开始出现合法授权的付费平台,对于网易丶腾讯丶阿里巴巴来说,随着这些企业逐渐国际化,他们也希望这些内容能受著作权法的保护,因此会导引着市场朝正向的方向走。

虽然走在正确的方向上,但使用音乐所付的权利金与下载量相符吗?收取到的费用是否如数支付给著作权所有人?吴铭枢也认为接下来最重要的目标,就是要越接近世界上其他国家支付的标准。关于全球共同标准的议题,他认为能否推行的关键有几个要素,第一是国家法规支持,第二就是国际社会能否接受一个著作权的国际协议,让大家愿意信任和遵守。吴铭枢强调:「标准化丶完整性丶正确性,是一个版权管理的全球系统所不可或缺的」。

全球版权管理 从一个世界通用的条码纪录开始

Kownacki是波兰创作者协会 ZAiKS 首席国际事务长兼副执行长并具有律师身分。他的专业领域涵盖智慧财产权丶国际与欧盟法规,并提倡利用新兴科技保障创作者权利。Kownacki 为欧洲词曲创作者之团体协会 GESAC 的董事会成员,也是国际词曲创作者协会联盟 CISAC 全球政策委员会之一员。

从律师的角度,创作者的著作权到底包含哪些权利?Kownacki指出,创作者创作出作品,他就拥有重制权丶著作权丶著作人格权丶著作财产权,也包括公播丶公演丶公传等权利。著作权主要分成两类,一种是著作人格权(包括创作者姓名),这是创作者永远拥有的;另一类是著作财产权,也就是别人购买了才能使用创作的合法权利。著作权的精神在于,当你的著作被使用,你就应该得到财务报酬。然而,现状并不完全理想,例如有人在Youtube上传了一个自己cover(翻唱)某首歌的影片,Youtube很难也不一定认为自己有责任协助处理歌曲著作权。

Kownacki指出这需要对政府游说丶与音乐团体协商,今年欧盟推出了新的「著作权指令」(Copyright Directive),在网络上所有的音乐使用都必须付费,「我相信这对亚洲是一个很好的指标,让音乐人知道在网络世界他们可以得到足够的保护。」欧洲现在规定网络平台,只要上传内容可能使用到别人的音乐,平台就必须要提供付费机制,付费的比例也会因为上传或观看次数的不同而有差异,为了不让侵权行为发生,未来可能上传者不用付费,但是平台必须要去支付著作权使用的费用。

对于是否能够制订全球共同的著作权管理系统,Kownacki 认为第一步就是要有一个全球通用的条码或是纪录,CISAC就正在做这件事。透过这个条码,着作权人丶使用者丶主管机关都可以查询并清楚看见谁使用音乐丶有多少人点阅,就能够逐步解决网络著作权管理。接下来不管是透过区块链技术或是建立Hubs,尽可能把这个协定与管理系统覆盖全球所有著作权人,才能让著作权的保护和管理一步一步做好。

文字整理:Nana/乐手巢编辑部

资料来源:金曲国际音乐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