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A29》国际论坛“迅速扩展的嘻哈文化与商机”下篇

2018金曲国际音乐节“国际论坛”第8场主题“迅速扩展的嘻哈文化与商机”,承续《上篇》引言人告示牌杂志(Billboard)亚洲分处主任Rob SCHWARTZ、创作人兼巡演乐手兼Yuck乐团吉他手Ed HAYES、美国East West Artists执行长兼88Rising共同创办人Jaeson MA的分享,本篇摘录Iron Mic钢铁麦克创办人Dana BURTON与嘻哈音乐厂牌颜社主理人张逸圣(迪拉)的讲座内容。

注:讲座为对话互动,为凸显思想,本文以人物分段落。

▲金曲国际音乐节国际论坛“迅速扩展的嘻哈文化与商机”。

中国究竟有没有禁止嘻哈?

2017年“中国有嘻哈”节目将华人嘻哈浪潮推向新高峰,接着传出中国政府打压嘻哈,嘻哈社群风声鹤唳,被全球乐坛评为昙花一现。在中国推广嘻哈乐近20年的Iron Mic钢铁麦克创办人Dana BURTON忿忿不平地强调这是假新闻

“感谢给我机会匡正视听,这过程中有太多错误的资讯,事实上中国并没有下嘻哈禁令,真正发生的事是,简而言之,假新闻蒙蔽一切。我追踪这些错误报导,发现假新闻都是来自西方,美国绝大多数媒体下耸动标题称中国禁止嘻哈,因为『中国』、『嘻哈』都是很煽动的词汇,说下禁令就有点阅率,大家标题照抄渲染话题,真正正确的报导只有包括CNN、告示牌等三篇,只有三篇!为什么我很不开心?因为报导没有呈现真实状态,嘻哈在中国很红火。”

“不是中国政府的问题,是商业社群的问题。你们商业社群有自己的理念和做法,嘻哈文化不见得与商业冲突,也不是说无法谈判,而是你们要了解嘻哈,商业社群要做功课,不是剥削嘻哈而已。说中国政府禁止嘻哈,其实有很多政府平台投入很多钱经营嘻哈,嘻哈在中国活得好好的,我希望成为中国嘻哈的桥梁。”

▲Dana Burton参与Vice China纪录片《钢铁麦克》拍摄。

Dana BURTON来自美国底特律,在中国居住20年,立志成为嘻哈的复兴者,致力于营造嘻哈爱好者网络。他提醒应避免将嘻哈归类为音乐类型,否则反而自我局限,主张嘻哈是一种社区文化,其核心价值是爱、和平、社群,发展过程需兼顾传统与创新。嘻哈是活生生的生活体验,以社群意识为根本,经营社区向上提升并非商业操作,而是一种创业,具体做法是建立在地事业。任何人只要拥有适当的机会、方式与平台表达自己有热情的事,例如参加比赛,就能实现嘻哈梦想。嘻哈不是赚钱的工具,争名夺利只会导致利益冲突。

“如果你没为社区贡献,你就不是嘻哈。”

谈及美国嘻哈乐的暴力、侵略性等负面印象内容,Dana BURTON表示,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这是嘻哈的一体两面,提倡借由嘻哈推动和平、改善社区。他推荐大家欣赏纪录片《布朗克斯街头少年音乐梦》(The Get Down),了解70年代纽约透过嘻哈文化邀请社区举办派对,活络社区资源,改善困苦生活。“我尊敬的音乐人都表现初相当正面的力量,这是我认知嘻哈的方法。”

Dana BURTON强调了解与尊重的重要性,不满嘻哈被商业世界剥削、玷污,他谨慎使用语言,以TRAP音乐为例,在底特律长大的他亲身经历与TRAP乐相关的毒品社会现象,提醒真正的TRAP很黑暗,如同帮派饶舌,要严肃看待发源。

“音乐必需负起责任,将人的疼痛商品化的时候,音乐人更要小心踏线,避免错用文化。沟通过程双方都要具备诚意,不能自己不想了解别人,开放心胸才能有双向道的交流。”

他最后从手机播放一段前奏,询问是什么歌曲?观众席出现〈我爱台妹〉及The Spinners〈I’ll Be Around〉两种答案。“音乐缩短文化落差,唯有真正对话,音乐才能让我们团结在一起,希望大家了解我的用意。”

▲Iron Mic钢铁麦克创办人Dana Burton(左)出生及成长于底特律,他在近20年前迁居中国,投入嘻哈音乐与广告行销工作,创办中国第一间娱乐经纪公司China Live。

跟风可以引领全世界的创作人吗?

张逸圣(迪拉)2005年矢志打造属于台湾本地的饶舌嘻哈音乐,创立嘻哈音乐厂牌颜社(KAO!INC.),以重质不重量的经营态度一年发行一张饶舌专辑。迪拉分析台湾当代嘻哈群像:蛋堡作为先驱,对比90年代美国风格凶狠的嘻哈,展现文青路线的爵士饶舌,用轻饶舌反向操作,打破偏见,取得大众共鸣,在华人嘻哈圈建立名声;李英宏走台式文青路线;入围本届金曲奖最佳演唱组合的夜猫组成员Leo王,从摇滚乐团主唱转职做嘻哈,凸显“rap是带有旋律的beat”,饶舌亦能带有演唱成分;顽童MJ116呈现完整生活态度;玖壹壹与草屯囝仔表现台湾宫庙文化;大支关心社会议题,创作表现清晰的政治主张,“大支feature过达赖喇嘛,如果有人想要超越他可能要跟教宗合作才行吧!”(全场笑)

迪拉强调,台湾饶舌歌手的成长过程缺乏环境养成,几乎没有黑人音乐,这群先锋嘻哈小孩从无到有,下一世代的饶舌要更有原创,而不是跟风。

迪拉主张嘻哈是很入世的宗教主义,他举灵修大师奥修为例,追求情欲、物欲、金钱是很正当的事,鼓励面对欲望,嘻哈与商业没有冲突。

“嘻哈对我的意义就是这样,年轻人找到方式解放自己,穿金戴银、开大车、抱很多马子,工作多年后觉得嘻哈是很入世的文化。但学校不教欲望,只教礼义廉耻,造成东方社会过度压抑,长大得不到这些东西又被认为是大鲁蛇。”

他说,台湾嘻哈从前是小众,现在已经慢慢往主流走,去年的“中国有嘻哈”节目涌入更多人在嘻哈平台看热闹,如今士农工商都喜欢嘻哈,用嘻哈诠释自己的生活,顽童MJ116连三场小巨蛋全数售罄,象征嘻哈已步入主流音乐市场,所有音乐人都该适应台湾变迁的环境。嘻哈有文化关联,就像很多宗教经典每个年代都有自己的教义写法,每年出不一样歌曲,饶舌乐是这年代的经典,要表现自己、凝聚共识。

▲迪拉主张创新,带领的颜社旗下艺人夜猫组与李英宏合作,用嘻哈乐表现太空漫游主题。

Diss的真谛?

提及嘻哈的负面形象,迪拉分析台湾是很和平的岛屿,不若美国有严重的枪枝管制问题,不过也因台湾的饶舌歌手成长在安和乐利的社会,部分对帮派存有浪漫幻想,以为黑道人物可以用潜规则处理问题很酷,有点看轻了武器议题,需要谨慎处理相关用语。“吴宇森电影的暴力美学用两千发子弹齐飞象征真实世界,金庸用点穴、气功掌风打死敌人,都是艺术!”(全场笑)“饶舌歌手过去比较偏被欺负的一方,被当猴子耍,现在被当做艺术从业人员。”

“Battle是信念上、想法上的battle,不是互骂就可以红。”

“将争端看成成名手段,有点不可取。”“嘻哈要对自己负责忠于你的信念。蛋堡、热狗、顽童的饶舌事业经过线性变迁,因此能培养出艺术家品格;一夕成名致富,个性容易被摧毁。”

迪拉提醒,学饶舌从嘴巴就可以开始,然而华语歌曲有“重词不重曲”现象,欠缺音乐的身体感,源自西方的嘻哈乐如何让外国人感受到真实,重点是回到从身体感beats出发,这是世代抗拒文化传统的方式,亦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

▲嘻哈音乐厂牌颜社主理人张逸圣(迪拉)。

Rob SCHWARTZ总结:“嘻哈是一种反映在音乐里的文化,做你该做的,但要忠于文化。”

延伸阅读:

CNN|Hatin’ on hip hop: China’s rap scene frustrated by crackdown

编辑整理:蔡舒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