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震廷《爱丽丝Where Are We Going?》专辑附针线,用缝补温柔疗愈

成长就像是兔子洞里的彩色药水,你常常得赌一把,种种疯狂与残酷都是一把把丢在脚边的利刃,艺术家选择捡起来,反覆刮磨自己身上的逆鳞,血淋淋地检视那些同时爱着丶痛苦着的根源。遗落的关系都有机会修补,只要你有足够的诚实承认自己需要的价值。谢震廷的《爱丽丝Where Are We Going?》用音乐创作疗愈与母亲刻骨铭心的生命巨变,而专辑艺术也用温柔的「缝补」设计为归巢铺路。

▲谢震廷(Eli Hsieh)1993年生,歌手丶词曲创作人丶吉他手,曾获第27届金曲奖最佳新人奖。

2018年12月,谢震廷发行第二张录音室专辑《爱丽丝Where Are We Going?》,承继2015年底首张创作专辑《查理Progress Reports》的自我辩证,转向梳理与罹癌丶失婚的母亲的家庭关系,纪录曾经熟悉却形同陌路的两人,再次找回彼此之于对方的意义。谢震廷不用复杂晦涩的文字或技巧矫饰情感,他运用儿童文学《爱丽丝梦游仙境》丶每个人都会哼唱的儿歌〈小星星〉,以及类叠句式与直白的歌词呼喊「不想再失去你」。这种近似哭声的爱如同母亲第一次拥入婴孩,纯粹却深刻锥心。

▲设计师陈青琳(Kim Chen)曾与林宥嘉丶田馥甄丶陈升丶孙盛希等知名歌手合作,活跃于展览丶品牌合作丶艺术创作丶绘画与专辑视觉设计等领域。

音乐人吟唱幽微的生命隘口,设计师却在视觉表现出烂漫明亮的春天色彩,负责打造《爱丽丝Where Are We Going?》专辑艺术的陈青琳表示:「震廷是很棒的合作者,除了给予清楚的方向和概念以后就没有更多的干涉和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缤纷。《爱丽丝》的主题或许有点沉重,但在黑暗中总能找到希望的曙光,因此震廷不希望整体太沉重。」

陈青琳对专辑概念感动不已,反覆聆听每一首专辑歌曲,花了两周多的时间为谢震廷量身打造充满温暖与意象的专辑封面。创作媒材结合电脑绘图与手写字,文字安排根据画面的构成设计。封面中非男似女的孩子,脑中充满缤纷的想像与色彩,虽然眼神中带着一丝沈痛与无奈,粉红色的眼镜以梦幻缓和了故事的氛围,营造戏剧性反差效果。

▲谢震廷2018年发行《爱丽丝Where Are We Going?》,专辑艺术由设计师陈青琳操刀。

陈青琳认为「家」是需要家人共同「缝补」丶「修补」的地方,有时候受了伤破掉了,但只要还是一家人,永远都能选择一起去修补这无可取代的关系。因此专辑别出心裁地打造手作体验,共放了12张卡片,其中十张背面是十首歌曲的歌词,一张放着专辑CD,另一张则为一份简单设计的空白页面。这12张卡片周边都有小小的洞,搭配专辑中附上的粗针与线,能让听者自行将专辑「缝」成视觉连续的大海报,期望透过手作过程,也慢慢修补自己心中曾有过的伤心与痛苦,为「家」做出一个最美也最温暖的注解。

▲谢震廷《爱丽丝Where Are We Going?》专辑开箱。

▲谢震廷《爱丽丝Where Are We Going?》专辑海报。

陈青琳表示,本次设计几乎在没有更动的状况下直接完成了成品,特别满意能完整呈现概念与画面精致度。推荐的曲目众多:「〈爱丽丝〉有着浓厚的情感纠结,虽旋律轻快,阐述的却厚重揪心;〈余生〉当时一听就掉泪了,可以说是这张专辑最喜欢的一首歌;〈塑胶花〉旋律的高低迭起很扣人心弦,尤其是震廷的高音会被深深的吸引;〈艺术家的假期〉『没有休息/只有前进/不满这种天性/才是最能成就完美的途径』唱到心坎里。」

亲子之间总有针锋相对丶互不理解的时候,陈青琳将专辑名称「爱丽丝」摆在封面人像喉咙丶画面的正中央,或许这也暗喻了放在心上的总得找到出口,别再让单纯的爱坠落兔子洞。

编辑:蔡舒湉

资料来源:谢震廷丶陈青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