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ke小孩先生双面对视,《Nothing Was the Same》验证未来的自己

这年头“找自己”成了一种媚俗,我们都听见太多个人的声音,但这些字眼与情绪又都如此相似,看了难免生厌。如果小时候的我们看得见现在的自己,他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Drake在专辑封面做了这个实验,搭配“一切都变了”的专辑名称,两相对照下实在又自恋又具警示性。

▲加拿大音乐人Drake生于1986年,为饶舌歌手、词曲创作者、制作人、演员,发行多首畅销饶舌与节奏蓝调歌曲。

2013年Drake获颁第55届格莱美音乐奖的最佳饶舌专辑,他在红毯上表示,第三张专辑《Nothing Was the Same》将是他上一张专辑《Take Care》的延伸,“我认为音乐是我们所有人都要经历的过程,它是一种进化,你一直在摸索什么适合自己,例如:你该执导自己的影片吗?你该深度参与某些层面吗?我在《Take Care》真的找到了自己,找到了进展。”

这张作品也受Marvin Gaye 1978年专辑《Here, My Dear》影响甚深,过去他曾在Marvin Gaye的录音室“Marvin’s Room”制作音乐,也希望自己能成为Marvin Gaye,好好在唱片纪录世界的优胜与劣败。

▲Drake 2013年专辑《Nothing Was the Same》封面是他的童年人像。

《Nothing Was the Same》专辑封面由南加州艺术家/设计师Kadir Nelson绘制的油画,他也是Michael Jackson逝后专辑《Michael》之装帧设计师。封面共有两种版本,一是Drake的童年,另一个是大人样。小Drake面朝右,留着圆圆的爆炸头,茂密的头发上插了一只蓬发梳(afro comb),而大Drake面朝左,脖子上戴着一条金项链,两张封面背景同样以相同的蓝天白云做衬托,也同时间在店面销售,任消费者选择想要的版本。

“专辑艺术对我的意义是,这是我从现在起最清楚、简洁的意识呈现,也是我当下最美好的回忆。”Drake说道。

▲Drake《Nothing Was the Same》专辑豪华版封面是他的大人样油画。

艺术家Kadir Nelson表示,Drake开出的需求是肖像画,但他不希望封面看起来像嘻哈专辑,而是更富艺术感,且要更具影响力。因此他画了许多草图,再让Drake挑出喜爱的风格,最后将元素融合在一块,他也先在录音室听过新专辑,从旋律刺激画面灵感。

▲Drake小时候。

《Nothing Was the Same》封面时常被拿来跟经典嘻哈专辑如:Nas的《Illmatic》、The Notorious B.I.G.的《Ready to Die》与Lil Wayne的《Tha Carter III》做比较,因为主视觉同样都是以非裔小男孩为主角。单纯的孩子虽同样面无表情,却也隐隐显露一分若有所思,并透过背景或衣饰妆点添加符号,引人思考象征意涵。

▲Nas 1994年专辑《Illmatic》。

▲The Notorious B.I.G. 1994年专辑《Ready to Die》。

▲Lil Wayne 2008年专辑《Tha Carter III》。

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到了一定年纪,童年照片看起来就会像前生。为了镇静这种隔世的恍惚,偶尔好好确认自己的容貌变化,看来也是必要的了,也许能催促我们把人生过得积极点。

撰文:蔡舒湉

来源:SPINMTVbuzz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