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摩乐队专访》什么样的乐团可让观众对比丘尼比出善意的恶魔角手势?

达摩乐队(Dharma)是新成立的死亡金属乐团,利用死亡金属凶残的音乐来演唱佛经,2019年十月与世界知名黑金属乐团Marduk在台北杰克音乐Live House的演出,也演变成了佛与撒旦的有趣共演。

达摩乐队的团员大有来头,有定居台湾的加拿大人Revilement主唱Joe,台湾民谣金属乐团暴君吉他手Jon与林老尸、台湾黑金属乐团Desecration贝斯手大牛,由杰克音乐负责人鼓手杰克号召而成。

▲达摩乐队从左到右:吉他手Jon、贝斯手大牛、吉他手林老师、主唱Joe、鼓手杰克。

从乐团的宣传品、主题以及都有团员都有其他主要任职的乐团来看,许多人可能会误以为这是一个玩票性质的恶搞乐团,但这次的采访却让我们了解到这乐团创立的满满想法。

▲达摩乐队鼓手与发起人杰克(照片提供:达摩乐队)

鼓手杰克十二年前在淘儿唱片(Tower Record)第一次接触到了喉音的西藏经文专辑,自此引发了经文与金属音乐结合的想法,加上对信仰的重视,在多年的尝试后最终在林老尸的协助下总算得到了成果,林老尸近期也因帮台湾民俗电玩游戏《打鬼》制作音乐而出名。

https://youtu.be/2wy-W-pYlds?t=65

▲喉音唱法在许多传统文化音乐中出现

“现在的年轻人多以没有信仰为荣。”长年从事音乐教学与巡回的杰克认为达摩乐队的存在并不是要大家皈依特定宗教教,而是希望鼓励大家有信仰、不要只看着自己,而信仰不一定是宗教,也可能是社会的、想法的。

▲达摩乐队演出(照片提供:达摩乐队)

达摩乐队的演出场景是非常有趣的画面,歌迷听着佛经冲撞、台上除了重金属乐手外还有师父一起念经,而在人墙的后面则有许多长辈坐在椅子上共襄盛举,会不会担心用极端金属去表演经文被认为像是异端等不好的印象呢?达摩乐队认为不会,选择死亡金属其实纯粹只是喜欢这样的曲风,尤其在二十一世纪许多曲风都已经融合了,其实很难再去仔细区分。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歌词内容几乎完全是经文,目前已经有十二首创作,都是长期念经的听众耳熟能详的经文,甚至在制作时都有如法。非中文母语的主唱Joe也因此花了很多时间不断背诵经文,也与师父学习经文的意义,为了确保经文的正确,更是采用原始的梵文来诠释。佛教有所谓护法相,样貌凶恶却是为了保护僧人与信徒,这是达摩乐队对自己音乐表现最清楚的解释。

▲杰克音乐Live House观众席的达摩像

近年音乐祭盛行,但是极端金属在音乐祭中演出乐团屈指可数的状况,达摩乐队的团员也有感而发,音乐祭常客暴君的吉他手Jon认为近年音乐祭有单一化小清新的趋势,在明年大港开唱、觉醒音乐祭停办的状态下,歌迷大量跑到以重金属、摇滚为主力的山海屯音乐节粉丝专页许愿小清新的乐团,林老尸认为现在独立音乐风气盛行,不过歌迷大多不是听金属的。

但是Joe则认为台湾有满好的极端金属场景,人口比例跟起伏本来在全世界同类型音乐圈的常态,像是台湾现在真正较纯正的黑金属乐团非常稀少,但是Marduk乐团当天的演出却座无虚席,因此他总是告诉大家台湾其实有非常强健的极端金属场景。

撰文、摄影:傀儡

影像提供:达摩乐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