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留声盘》重回黑胶年华,专访黑胶唱片制作公司「鼎笙唱片」

鼎笙唱片的创立是蔡升毅老板的家族事业传承,团队组成除了蔡升毅之外,还有历经黑胶唱片全盛时期的父亲蔡总丶叔叔蔡山林丶唱片设备老师傅,以及几位音乐爱好者,由于成员们各自在唱片业拥有多年制造经验,因此对于产业技术了若指掌。

▲鼎笙唱片蔡升毅老板(右)与父亲蔡总(左)。

随着数字音乐的兴起丶光碟业渐渐式微,实体唱片在音乐产业的声势大不如前,不过近年却有许多日本客户向蔡总询问起黑胶代工,而蔡总和团队发现黑胶产业在欧美有显着的增长,同时黑胶唱片相关活动也越来越多,让他觉得:「过去黑胶这么风光,为什么不让它再重生?」于是蔡总带着信心与做好黑胶唱片的使命感,决定和家人一起重新投入老本行。

虽然鼎笙唱片传承多年累积的技术,成员也不乏经验老道的业内人士与师傅,不过为达黑胶唱片辉煌时期的水准,团队花了2年多自行研发机器和模具,而对产品品质的要求,从以无尘室改良的工厂丶环保材质的原料选用,道道程序皆能感受他们的谨慎。

▲蔡升毅老板表示,鼎笙唱片工厂中的机器与模具全都是由本土制造。

鼎笙唱片的每一块黑胶压制都得花上1分多钟,不急着追求速度与量产,只为确保每张黑胶唱片能够压得透彻饱满。如今能顺利产出复制率接近百分百的黑胶唱片,蔡总自豪地说:「利用这些周边设备来做黑胶,要当业界第一名是足足有余。」

▲鼎笙唱片为我们展示其工厂内的机器设备,以及黑胶唱片的压制过程。

目前鼎笙唱片以压制33 1/3转速的LP唱片为主,并强调使用DMM(Direct Metal Mastering,金属直刻母板)技术,虽然没有花俏的样式,不过做出来的黑胶非常扎实。蔡升毅解释,DMM是唱片产业发展末期由德国研发出来的创新刻板技术,采用直接刻在铜板上的方式制作母板,因此相较于传统的漆盘(Lacquer)在制作过程会出现冷却收缩的问题,DMM做出来的黑胶唱片音色更完美精确。

▲德国DMM金属刻板(上)以直接刻在铜板上的方式制作,可避免传统的Lacquer漆盘(下)会出现的冷却收缩问题,使黑胶唱片音色更为精确。

令鼎笙团队感到自豪的,还有能达到接近原音重现的「纳米技术」,蔡升毅大方示范用不同技术压制的唱片播放歌曲,其中采用纳米技术制成的黑胶唱片展现歌曲的更多细节,还能从乐器声响中听见「空间感」,音色呈现则更加明确且锋利。目前鼎笙已对这项技术申请专利,主要将运用于绝版老歌的复刻。

自公司创立以来,接触到的对象不乏专业玩家等内行人士,去年与歌手张涵雅展开的合作,是鼎笙唱片首度为本土音乐人压制新专辑唱片,由于录音丶歌曲制作到黑胶成品全都在本土完成,让团队感到更加难得。除此之外,也曾有大学生自己拿着音乐作品找上门,虽然录音品质不及专业水准,但蔡升毅看到年轻一代对于黑胶的诚意与热情,也欣然答应帮忙。

▲张涵雅过去曾以专辑《汤味》和《望》2度入围金曲奖「最佳台语女歌手奖」。今年最新专辑《就是你JUST YOU & me》除了数字发行,也推出珍藏版黑胶唱片。

在现今科技发展之下,数字串流音乐便宜丶便利而渐渐取代实体唱片,在音乐产业蔚为主流,不过蔡升毅对此抱持乐观态度,认为黑胶唱片与数字串流可以共生共存丶甚至相辅相成:「很多人会因为听了串流觉得好听,才会想要去找黑胶,我认为不冲突,因为以前资讯很封闭,如果听都没听过,也根本不会想要去买黑胶。」

对于黑胶唱片的复兴趋势,鼎笙唱片希望趁着这波浪潮尽力研发,让原本已日趋稀有的事物重新崛起,同时期望老一辈的玩家可以带动年轻人接触黑胶唱片,走进更深层的音乐体验,让黑胶文化能在音乐产业一直延续下去。

谈到公司未来的规划与期许,蔡总说「这条路要勇往直前。」希望儿子蔡升毅能为黑胶产业努力冲刺,因此除了当今最大宗的12吋黑胶唱片之外,鼎笙唱片接着会进一步发展转速45转的7吋黑胶唱片,待市场再度成熟,甚至也会考虑开模具制作留声机唱片,用最精确的技术复刻经典好声音。

【鼎笙唱片科技有限公司】
官方网站:https://deepsound.com.tw/

撰文:Anita/乐手巢编辑部
摄影:Themis
特别感谢:鼎笙唱片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