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rt】Oasis《Definitely Maybe》,去你的绿洲吉他手的家!

英国摇滚乐团Oasis绿洲合唱团1994年发行首张专辑《绝对可能》(Definitely maybe),专辑封面照片由摇滚摄影师Michael Spencer Jones拍摄,场景为吉他手Paul ‘Bonehead’ Arthurs的家,仔细观察空间各角落,可以发现不少象征乐团成员精神指标的物件,彷彿回到22年前偷看这些英伦大男孩忙碌佈置的样子,拨弄吉他、洗杯子倒酒,争执谁要摆得比较前面,或者什么都不做地坐在地上看电视。

1

▲英国摇滚乐团Oasis绿洲合唱团于1994年发行首张专辑《绝对可能》(Definitely Maybe),封面摄影师为Michael Spencer Jones。(via

2

▲《绝对可能》(Definitely Maybe)专辑封底。(via

《绝对可能》的关键物件以电影球星音乐构成。

封面和封底中的电视播放义大利导演塞吉欧・李昂尼(Sergio Leone,1929~1989)的经典义式西部片(Spaghetti Western)镖客三部曲其中两部,封面是1966年电影《黄昏三镖客》(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萤幕上出现演员Eli Wallach及Antonio Casale;封底为1964年电影《荒野大镖客》(A Fistful of Dollars),萤幕上为演员Gian Maria Volontè的特写镜头。Noel Gallagher为此公开表示这系列Clint Eastwood西部片是他最喜欢的电影之一。

3

▲1966年电影《黄昏三镖客》(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via

美国钢琴家、词曲创作人Burt Bacharach的巨幅海报则出现在地面前左,他是Noel的偶像,有些人认为摆Burt Bacharach海报的位置是绿洲尝试向平克・佛洛伊德(Pink Floyd)1969年专辑《Ummagumma》封面致敬,《Ummagumma》封面地面中央偏左摆放由Vincente Minnelli执导的1953年美国电影《金粉世界》(Gigi)电影原声带。

4

▲平克・佛洛伊德1969年专辑《Ummagumma》封面也是经典设计,在画面一角无限循环整张图像,这种视觉形式称为“德罗斯特效应”(Droste effect。地面中央偏左为电影《金粉世界》原声带。(via

5

▲1953年电影《金粉世界》(Gigi)电影原声带封面。(via

6

▲《绝对可能》专辑封面也与美国70年代乐团Chic专辑《C’est Chic》封面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三面大窗、沙发与团员的走位。(via

靠近电视机的右边窗户上有一幅曼联传奇足球员George Best的小幅摄影,想当然尔,这不是曼城铁粉Noel与Liam的收藏,而是吉他手Bonehead的物件。无庸置疑的,如果Bonehead可以放曼联球员照片,Gallagher兄弟当然要摆一张更大的照片代表曼城,于是你可以在壁炉前方发现穿着蓝色球衣的曼城传奇球员Rodney Marsh。

7

▲Noel与Liam兄弟支持曼彻斯特城足球俱乐部。(via

 9

▲曼联足球员George Best(左)、曼城足球员Rodney Marsh(右)。(via1via2

10

▲地面还有刻意摆放的菸与酒,这是用来呼应专辑第八首曲目〈Cigarettes and Alcohol〉。(via

Gallagher兄弟档也是香菸与酒精的组合,Liam嗓子像烧菸草,热烈时哔哔啵啵跳着火星子,旋即灰飞湮灭,成为五指探抓不着的迷濛,他嘶吼的〈Stop crying your heart out〉就比雾还冷,菸嗓如刺芒刷得你寒毛直竖;Noel则是承担各种调色与加香的基酒,当他抱着吉他唱出过去由弟弟主唱、自己创作的歌曲,那些歌都重新开展不同的面貌与情绪,细腻梳理时间陈酿过的温厚层次,彷彿Noel在拿回演唱主导权后,承诺对作品有更加温柔的款待。

网络上可以找到许多乐迷为Noel整理的幽默刻薄语录,年纪越大,怎么还这么爱呛人?

Noel说:“我才不熬夜两三天聊什么他妈的狗屁外星人,我变成一个好斗的老男人,你懂我意思?这很稀鬆平常啊~当你到达某个年纪,你发现别人的意见真的不再那么重要了,然后你对自己在现代生活中的地位感到一股不自在。”

“I don’t stay up for two or three days on end, fuckin’ talking shit about aliens, but I’m becoming more of a belligerent old man, you know what I mean? It’s the usual. When you get to a certain age you find that other people’s opinions don’t really matter anymore, and you get kind of uncomfortable with your place in modern life.”(The Clash, October 2008)

Oasis在2009年分裂,由冤家兄弟各自带头“Noel Gallagher’s High Flying Birds”和“Beady Eye”两支乐团,而Beady Eye也在2014年解散,比起观赏高飞小鸟与亮亮眼的对决,全球千千万万的乐迷其实更期待绿洲重组,在那之前,请先为英雄高唱Don’t look back in anger吧!

11
via

延伸阅读:【Cover Art】Spiritualized太空漂浮,开给众星尘的一帖药

撰文:蔡舒湉

【Cover Art】冲入月的阴暗面,Pink Floyd《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