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手巢幕后通行证》打造演唱会世界观!多媒体视觉整合-游乐制品

▲卢广仲《大人中》演唱会。

采访当天,游乐制品正为卢广仲的11周年《大人中》演唱会忙碌着,看着萤幕上的令人费解的线条与不知所谓的数值,想被「剧透」可能也得先有些天份。尽管正值最忙碌的准备期,工作室的气氛倒不见紧绷,想起游乐制品的英文名字:Chill Production,组成团队的三人,第一眼感觉很酷,谈话中轻松有态度,真的挺chill。

游乐制品共三位成员,分工非常明确,个性壁垒分明:老板兼产品PM丶音乐总监的Krish,同时负责钻研开发丶丢出艰涩词汇毫不费力的技术总监品辰,还有与数位为伍又眷恋着艺术的美学总监乐乐;因为前辈觉得三人个性投契,鼓励他们一起开公司,于是游乐制品诞生了。过去的作品包括安溥的《炼云》丶林俊杰的《伟大的渺小》线上新歌演唱会等,并与邓紫棋丶田馥甄丶苏打绿等音乐人合作,应用多媒体技术让表演艺术更为多样,满足观众在「体验」上的需求与想像。

▲操刀演唱会多媒体视觉设计及整合的游乐制品团队,左起乐乐丶Krish丶品辰。

当单纯「听」音乐成了「看」音乐之后,现代的音乐表演中,视觉表现比重也越来越重,「多媒体视觉」究竟在演唱会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品辰为我们做了解释:「视觉最直接的就是影像丶LED成像等,而多媒体等于是与其他工法丶媒材做横向的连结,例如灯光丶舞台丶机械,基本上都是空间的东西;若在虚拟的世界里,就是讯号丶资讯等。所有东西,经过我们的观点去消化诠释丶横向整合后,再以不同的方式呈现。」

▲林俊杰《伟大的渺小》线上新歌演唱会也是一项创举,品辰坦言,当时大家都不知道游乐制品的团队在规划设计些什么,但不同单位包括艺人本身都很配合,需要全体人员的信任,是一场默契与整合度俱佳的经验。

执行演唱会专案,最令三人感到棘手的,总是时间压力,但与不同音乐人丶幕后团队擦出的火花,是每个专案中最好的纪念。安溥在《炼云》演唱会中,毅然决然地将施工对位图放进演出桥段中,是对幕后人员的致敬,也让Krish觉得很浪漫,或许未来再也没有其他演唱会能比照办理。

▲安溥《炼云》演唱会中播放对位图。

▲Krish。

Krish丶品辰过去都是剧场设计出身,乐乐则原本就学多媒体设计。而Krish其实也是音乐人,因为玩乐团,找不到吉他手,就开始做VJ帮乐团作影像视觉。进这行误打误撞,但他与音乐的渊源让他理解音乐人与解读音乐面向更得心应手,这也是「音乐总监」的由来。而品辰从剧场跳到演唱会,或许觉得突兀,他本人倒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对我来说,两者都是『Performance』,都是现场。」

这是一份讲究技术同时强调创作的工作,脑力丶劳力丶体力同等密集。私下品辰靠着看漫画储存灵感,乐乐则以看电影丶挖掘新的艺术家作为充电方法。尽管从事数位工作,乐乐私下反而不大看新媒体,画家和建筑师等更能为她带来灵感,而文字,对她来说,意外地,也比影像更能激发想像力。或许是因为身处数位环境,乐乐反而看得清楚:资讯泛滥,大家基本上都在接触一样的东西,培养自己的眼光才能做得不一样。Krish则鼓励对这行业有兴趣的朋友,要多看演出,但「不要以娱乐的心态去看待娱乐场合」,试着去解析丶感受丶评论,而非单纯当个接收者,会很有帮助。

▲游乐制品负责多媒体设计的乐乐。

从三人对「好表演」的看法,也可以观察出各自的特质。Krish难忘多年前Massive Attack在南港展览馆的演出,美学或整体性都绝佳,以各种隐晦或显明的方式表达他们的观点。而注重技术的品辰则是被Perfume 演出的精准度吓到,深为其专业赞叹。乐乐呢?她说:「只要音乐能感动我,就是好的表演。」语毕,三人异口同声地说,「对啦,其实视觉没那么重要啦!」

视觉的重要性或可留给众人各自表述,但演唱会中,「视觉」的不可或缺却是事实。过去可能是表演服装丶舞台道具,现在则是运用新科技丶新媒体,打造出过去仅存想像的视觉效果。接下来的趋势,品辰回归原点看待:「现在说的新媒体过几年也不新了。这行业本就要不断更新自己的技能。回归到人,人需要什么东西,多媒体也只是需求的一部分。」

在台上纯粹弹吉他唱歌可能真挚,但现在的演唱会相当依赖视觉表现,品辰认为这是单纯器物变迁的结果。有了器物,就有了服务,也就有了需求,自然要得更多。但换个角度想,人的欲望虽无止尽,但表现手法也不设限,过去靠舞台灯光呈现,现在则可以进一步将意念具象化,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模样。但唯有一点是无法被取代的,那就是演唱会现场的共感。「现场」,是直播丶虚拟实境(VR)等无法复制的特性。Krish认为,VR必须提出新的观点,而非专注于移植这份「临场性」。人的肉身必须到了现场,才能体验经验,如何填补肉身与现场这一段距离,会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现代的演唱会,若单靠各自耳朵评断,经验就无法与他人共享;眼见为凭,让「视觉化」成了体验音乐的最大模式。而或许,在音乐的世界里,听觉与视觉并非总是二元对立的世界观,最终,它会是相辅相成创造出的极大值。

撰文:Aggy Cheng
部分影像提供:游乐制品
摄影: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