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xit」,音乐产业exit了什麽?

不论支不支持Brexit(英国脱欧),木已成舟,制度的改变,势必也会影响到环境现况。随着英国正式脱欧,英国政府也公布了新的移民制度。就欧洲来说,互相进出不再自由,在文化交流面也将造成冲击。

一旦关起了门,过去的方便自然不再理所当然,根据2月19日宣布的新制移民计分方案,音乐人丶表演者与运动选手将必须具有Tier 5签证或工作签方可入境英国从事表演工作,声明一出,对演唱会丶文化活动与音乐祭造成冲击。而音乐圈也发声,认为新的签证政策提高了音乐表演者入境的门槛,将缩减英国的文化活动,对产业或是人民都是不利的影响。

英国作曲家Howard Goodall表示:「我们的音乐资产之所以丰富多元,有很大一部分是受到来自於全球各地艺术家的交流滋养,尤其是我们最亲近的邻居们。这不仅是个倒退的决议,也显得自私小气。」ISM(Incorporated Society of Musicians)执行长Deborah Annetts指出,在2020年12月Breixt过渡期结束前,进出英国尚无需任何费用或工作许可证。但过渡期结束後,表演者将面临申请要价244英镑的签证,并提供过去90天内帐户内具有1000英镑以下的存款证明与赞助者证书(CoS)。而这也可能造成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经济较不宽裕的音乐人可能降低来访意愿丶那些无法负担签证成本与繁琐程序的小型表演空间将面临音乐表演大幅减少的窘境,为何要对乐团与音乐人设下如此障碍呢?

音乐圈不仅发难,也提出建议方案,如为期两年的Musicians’ Passport,此两年间表演者可自由进出所有欧洲联盟成员国,这也能免除还得申请其他许可的繁杂手续,巡演人员丶技术人员与必要的随行人士也应纳入,让大家都能好好工作。Deborah Annetts更进一步以数字佐证,「创意产业每年创造超过1110亿的价值,这数字与营建产业一样,我们期许政府能重新考虑我们提出的两年多次签证方案。」

英国文化大臣Nigel Adam曾肯定,巡演是产业的命脉,若不赋予这些艺术家移动的自由,产业将面临危险。英国尚有一年做出讨论与改变。而尽管这是远在地球另一边的议题,那一头音乐圈提出的见解,似乎也值得我们深思与借镜。

撰文:Aggy Cheng
Source: Claissic FM丶The Guardian丶Dazed丶Pitchfork丶Music Week
Image: Pitchfork丶Da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