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请美秀集团,电电电电电电《电火王》专辑就是自制乐器!

对这种本质超锵的乐团,给人的第一印象常常是来闹的。台语歌唱甲拼迸叫,那几声不可一世的妖媚嗓音,随便一个台湾囝仔都听得出叫作起乩。扛着神经兮兮的理发店红白蓝旋转灯特制乐器,不说还以为是夜市套圈圈或射BB弹中的大奖。但要揶揄美秀集团「假鬼假怪」也真小看他们了,电火王的音乐有够抓耳,骨牌般连带拽人跌进记忆漩涡,演唱风格丶旋律性与歌词意境勇猛有力,就像甩苍蝇拍一击毙命,啪!瞬间将妖孽打回原形,电解出那些你撑着丶演着就忘掉的自己。

今年美秀集团凭藉《电火王》一举入围第30届金曲奖最佳乐团丶最佳新人丶最佳装帧设计三项大奖,炫炮专辑尊爵版既是专辑又是自制乐器,荣获第17届全美独立音乐奖最佳周边商品。你不只该听美秀集团,连同实体专辑和周边商品都很值得搜回家好好研究研究。

▲美秀集团(Bisiugroup)2016年5月正式出道,目前团员共四人,由主唱兼吉他手狗柏丶吉他手修齐丶键盘手冠佑丶鼓手钟錡组成。

来自嘉义的美秀集团,团名源自狗柏(团长丶主唱丶低科技发明家)的妈妈芳名「秀美」,他们希望以本土味的菜市场名为头衔,用最熟悉的台语发声歌唱,表演具实验性丶草根性的音乐元素,同时搭配自制实验乐器,致力唤起大家对脚下这块土地的认同。作品令人联想到庙会丶阵头丶宫庙丶电子花车丶经典台语流行摇滚,歌词有台客最直白也最可爱的痴情语言,也有侠客式的历史凝视与社会控诉,曲风融合摇滚丶民谣丶朋克丶实验音乐等元素,表现俗搁有力搁有诗意的复古台味,故称「俗气摇滚」。

美秀集团不以乐团自居,而是涵盖音乐丶装置丶设计丶影像丶现场展演的全方位创作团队。创团背景源自狗柏大学的自制乐器创作,他的期末报告是办一场演唱会,因此顺势成立乐团,2016年5月27日美秀集团在实践大学举办「开张大吉酬宾秀」正式出道。完全没有电子机械相关背景的狗柏,凭着自学自制精神,发明「炫炮」丶「台八线」等数台实验乐器,让音乐声响与舞台演出效果炫目新奇。美秀集团主张每个人都该拥有自己的自制乐器,所发起的「电火王」自制乐器专场计划,大胆革新实体专辑形式,也突破乐团与乐迷的互动想像。

2018年10月,美秀集团发行第一张专辑《电火王》,专辑装帧设计由杨士庆操刀,黄柏翰与陈信豪负责设计炫炮装置。杨士庆的大学学弟是美秀集团的前团员,过去曾与团员讨论过他的作品,因此种下合作机缘,在执行过程感受到乐团赋予自由的空间让他放手尝试。

▲设计师杨士庆,1991年生于新竹。2017年开始以个人工作室承接设计案,以平面设计为主,领域涵盖各类唱片丶书籍,及展览艺术活动等宣传制作物。目前执行多档演唱会视觉和唱片设计,合作对象包含林宥嘉丶魏如萱丶林恺伦Karencici丶美秀集团丶丁当丶宇宙人⋯⋯等。

《电火王》应用的媒材以数码绘图为主,以密集的线条与红黄蓝对比色制造强烈视觉刺激。专辑封面意象有炫炮与呼应它的电路板,整体画面构成受自制乐器启迪,例如一条线之中还有许多不平行的线条,既是模拟电路板结构,也是模拟炫炮所发出的声响。

▲2018年美秀集团发行第一张专辑《电火王》,专辑装帧视觉设计由杨士庆操刀。

为了让视觉设计契合美秀集团的精神,杨士庆与音乐人打破设计师与客户的制式关系,双方密切分享彼此的生活,甚至撇开正在执行的任务深入交心。工作以外的时间,他也会聆听《电火王》歌曲酝酿想法,逐步尝试为专辑定调。

「一开始的提案其实很撞墙丶抓不到美秀集团本身特质,直到很后期才得到客户回覆:『欸!你完全抓到了欸!』我才明白:嗯,这是他们要的。后续的执行也才从此一路顺遂。」杨士庆说道。

▲美秀集团《电火王》专辑小巡回2.0视觉。

▲美秀集团《电火王》专辑实验巡回视觉。

杨士庆的作品常使用缤纷丶饱和的萤光色调,字型勇于挑战菜鸟会误踩的地雷款,或爱用憨直丶粗犷的手写字,糅合拼贴丶重叠丶复制手法,表现出手作感很强的数码艺术,这种带有一点晕眩恍惚的高技巧俗气,也许打开最低阶的美术程式「小画家」就能完成。微妙的是,杨士庆的低科技感丶跳脱框架丶解构与拼贴丶挑战雅俗定位等特质,也恰恰与美秀集团同款气味。

「我的设计生涯其实一直尝试在安全中找到一点点不安全,或者完全的不安全设计模式。客户时常觉得我太锵,但我想在这之中挑战客户的接受度。」

「《电火王》专辑装帧打破安全的平面设计,当时我一看见炫炮就觉得自制乐器太锵!太酷了!不管了,这案子我死命都要接到!可惜它是限量版!」

设计师推好歌:〈昨暝阿爸无转来〉

杨士庆:「这张唱片不瞒你说,当时听到的很多首虽然只是DEMO版,但完全可以让我听到起鸡皮疙瘩,在心里也默默期许这团一定会大红!其中〈昨暝阿爸无转来〉是我最爱的一首,可能是因为在外地工作久了,这首歌让我想起家人以及老家。」

美秀集团是代表中南部孩子的声音,更精准的说,是一代台湾人的观点,是对自己土地上的人事物与过往历史的深情关怀,不用多费唇舌,是台湾人都能心领神会,故事全貌就在血液里。他们有伍佰树枝孤鸟的浪子情义,有陈升为小人物而歌的铁汉柔情,有猪头皮用不正经指涉社会议题的顽童式革命,当然也有宝岛歌王叶启田丶春风少年兄林强的恋旧乡愁。最令人惊艳的是,也创作出〈做事人〉以第一人称替飘洋过海的移工发声,尤其用台式摇滚表现正好为新住民的融入做了最有趣的诠释。

《电火王》很痛快丶很幽默,也会越听越揪心,最后我们都将在感动中找回自己与岛屿子民的连结。

撰文:蔡舒湉Lala

资料协力:杨士庆丶美秀集团